-

不過看得出,安遲的男朋友對安遲很好,幾乎滿心滿眼都隻看著安遲,生怕自己不留意媳婦就跑了,兩人也算是互補。

安遲的男朋友姓孫,原名叫孫大壯,後來嫌不好聽,自己跑去改了名字,現在叫孫莊。

就……還挺有趣的。

孫莊為人豪爽,隻要被他認為是自己人,那做什麼都行,他都不會計較。

可要是外人想欺負他,他這一身腱子肉就有了用武之地,打起人來也絕不手軟。

孫莊和安遲的相處方式也特彆有趣,安遲不會拘束孫莊的行為,也不嫌棄他丟人,還會在旁邊捧場,然後孫莊就會特彆高興,安遲就在旁邊暗戳戳看他笑話。

阮舒這才覺得,這位安遲姐,跟她家哥哥一樣,都是蔫壞蔫壞的人物,孫莊和安迪落在他們手上,就跟傻白甜似得。

要不是安遲眼底的愛意毫不收斂,阮舒甚至都要懷疑,安遲姐找這麼個男朋友,是不是居心叵測了。

總之,安遲也是個很有趣的人,或許是因為她和阮霆是同類,阮舒非但不反感她,反而還覺得特彆親切,很快幾人就打成一團。

安遲給阮舒帶來了禮物,一堆寶石,都是上等貨,說是要答謝阮舒給她送的禮物。

阮舒受寵若驚,覺得有些不太好意思,她都冇來得及準備禮物。

孫莊擺擺手,滿不在意地說:“這有啥不好意思,妹子你要是喜歡,改天我帶你去我家礦裡挖,這玩意兒多著呢。”

阮舒:“……”

行吧,這位是真的壕。

安遲瞪了孫莊一眼,孫莊立刻收斂:“大妹子,我不是那個意思。你姐為了給你準備這份禮物,其實可用心了。”

阮舒“噗嗤”一聲笑出來。

“你有很多這東西,不代表就不珍貴。姐夫,你放心,我都明白我姐的心意,不會誤會的。”

這聲“姐夫”算是叫到孫莊心坎裡去了,徹底把阮舒歸為了自己人。

“就知道安迪的眼光不會差,大妹子你是個明白人。”

阮舒被逗得嘴角上揚,安遲也被他的傻樣給逗笑了,轉頭看向阮舒:“你彆理他,他說話就是不過腦子,心是好的。”

阮舒當然不怪他,還覺得這樣敞亮的人相處起來更輕鬆。

要是個個都跟陸家那些人一樣,阮舒可吃不消。

幾人邊寒暄邊吃飯,漸漸就聊開了,裴欒和阮霆也輕鬆下來,和孫莊一起喝酒。

男人開始稱兄道弟,幾個女人便在一邊聊天。

“今天約你出來吃飯,一方麵是想謝謝你給我的禮物,另一方麵也是想認識認識你,以後你有什麼地方我能幫得上忙,隻要知會一聲,我隨叫隨到。”

安遲說這些話並不是為了客氣,也不是看阮舒家境好就跟她攀關係,而是真正發自內心。

阮舒也懂,重重地點點頭。

“安遲姐也放心,以後我們說不定就是一家人,絕對不會跟你客氣的。”

聽了這話,安遲眼底閃過一抹訝然。

回頭看了阮霆一眼,心裡突然明白了什麼。

她就說,明明隻是個小聚會,怎麼會驚動阮霆這樣的人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