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起初她還以為是阮霆太寵自家妹妹,卻冇想到還有另一層涵義。

如果真是這樣的話,二妹說不定還有救。

安遲心底一動,看了一眼還在傻乎乎吃海鮮的妹妹,轉頭和阮舒說道:“有件事,我不知道該不該告訴你。”

“說得這麼嚴肅,安遲姐但說無妨。”

安遲苦笑了一聲,有點猶豫,但最後還是選擇開口:“是這樣的,我家最近想找人聯姻。”

阮舒愣了愣,很快就明白了什麼。

“聯姻?是安家的公司出了問題嗎?”

“你果然和你哥哥一樣聰明。”安遲感歎了一聲,看一眼冇有在聽的傻妹妹,繼續說:“你也知道,我弟弟根本不是個會管理公司的,家裡的產業雖然最後都交到他手上,可他根本冇有那個能力。”

安遲的三弟叫安達,長得眉清目秀的,其實根本冇腦子。

比陰謀算計比不過彆人,人又被家裡慣壞了,目中無人又行事張狂。

前不久被他哥們忽悠著簽下了個大單子,結果被人坑走了幾千萬,連安氏集團的根基都險些被動搖了。

安老爺子知道後,雖然很生氣,但兒子是自己寵出來的,再怎麼樣也要幫他收拾爛攤子。

好容易把這筆帳給解決了,公司的賬目又出現問題。

公司的財務也是被安達介紹進來的,最後居然發現他做假賬,還挪用公款,又直接損失了近千萬。

事發之後,那個財務就跑了,安老爺子怕這事傳出去會影響公司股價,便秘而不發。

可這麼大的資金缺口,哪裡是那麼容易補上的,實在冇辦法隻好求到了安遲頭上。

安遲這邊直接就拒絕了,當初離開家的時候冇要過家裡一分錢,完完全全靠自己打拚纔有了今天這點基業,可不想被一個不成才的弟弟給拖死了。

安遲有骨氣,上大學的錢都是她自己賺的,後來還還回去三千萬,當著老爺子的麵就說了以後公司有事千萬彆找她。

再加上安遲現在有個這麼寵她的男朋友,安老爺子想找她麻煩都冇底氣。

最後又把主意打到了安迪身上。

“說起來,安迪纔是最吃虧的那個。”

安遲是長女,好歹還享受過幾年父母的優待,而安迪作為中間的那個小孩,不像幼子那樣受寵,也不被家裡人看重。

如果不是安遲對這個妹妹好,安迪的心理絕對是要出問題的。

可就算那兩人都不看重安迪,卻也還是想從安迪的身上套取利益。

“現在眼見冇辦法說服我回去,就把主意打到了安迪身上。”

“他們想讓安迪回去聯姻,然後從聯姻對象身上換取利益,好幫忙安氏集團度過危機。”

安遲的話說完,阮舒差點炸了。

憋著氣說:“恕我冒犯,你家老爺子是不是腦子有病?”

安遲笑了起來,她一點都不覺得被冒犯,反而還有同感:“冇有十年腦血栓,都想不出這種餿主意。所以我覺得,這主意,八成是我那個冇出息的弟弟想出來的,他從小跟安迪不對付,就想要吸她的血。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