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阮舒對安達恨得咬牙切齒,但現在對方不在麵前,隻好先行忍耐。

“那遲姐,你知道要和安迪姐聯姻的,是哪家嗎?”

安遲想了想,說:“我冇得到確切的回答,但隱約有聽說,好像是時家。”

“時家?時嵐?”阮舒猛地瞪大眼睛。

“好像是叫這個名字,據說好像也是個設計師什麼的,被人誇的跟什麼似得,還一直說跟安迪很相配。”

阮舒拍了下桌子,大聲道:“絕對不行!”

如果是其他人,阮舒或許還要尊重一下安迪姐的意見,等安迪姐自己看過對方後再做決定,如果安迪姐不願意再想辦法幫她躲開這場聯姻。

可隻要一想到安迪姐的聯姻對象居然是時嵐那個傢夥,她就恨得牙癢癢。

時嵐這人太不靠譜,她可不要這樣的人給她當姐夫!

安遲被她嚇了一跳,其他人也都朝她的方向望過來。

阮霆還問了一句:“怎麼了?”

阮舒這才意識到自己太過激動,忙收斂情緒,開口說:“冇事冇事,你們繼續。”

說完,才繼續看向安遲。

“你怎麼這麼激動,那個時嵐有問題?”

阮舒點頭,“這人性格有缺陷,可能是個杠精。”

主要是跟安迪姐一點都不搭,安迪要是和他在一起,說不定會被對方氣死。

想來想去,還是她哥更加靠譜。

可……她纔剛剛答應裴欒來著,說好不能插手,也不能助攻的。

安遲聽了也皺眉,她之前托人去打聽過,時嵐的風評好像還不錯,這纔沒急著透露風聲,一方麵她是怕安迪知道家裡要她去聯姻會感覺難受,另一方麵她也是想給安迪找個人能照顧她。

自己雖然也能照顧,但她以後說不定要組成自己的家庭,事情多了可能就會顧不過來,讓安迪心裡有點其他想法。

安迪這孩子從小就不爭不搶的,如果不是被自己帶在身邊,不知道要受多少委屈。

安遲不想讓安迪感覺到被忽視。

總之都是為了安迪好,所以安遲再猶豫再三,現在才把事情告訴給阮舒。

“如此一來,那這聯姻必須要拒絕了。”

阮舒跟著點頭:“一定要拒絕,那時嵐不是什麼好人。”

阮舒可記仇了,當初她嫁給陸景盛的時候,第一個對她冷嘲熱諷的人就是時嵐,後來幾次三番挑事,看著就不像個好人。

“我這邊拒絕冇用,安迪她雖然看上去大大咧咧,對什麼都不在乎的樣子,其實她心思很細,也特彆在乎身邊人的感受。”

“如果我爸拉下臉去求她,就算她心裡再不樂意,估計也會心軟,然後選擇委屈自己。”

安迪和安遲就這點不一樣。

安遲外表要柔弱一些,但骨子裡就帶著強勢。

可安迪表麵上看著不好接近,其實她心特彆軟。

聽到安遲的話,阮舒皺了皺眉頭:“這事,要不要告訴安迪姐?”

安遲猶豫了一番,最後長歎口氣:“罷了,她遲早要知道的,我會再找個時間,跟她好好聊一聊這事,隻是……”

安遲的目光掃過阮霆,最後微微搖了搖頭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