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阮霆提防著呢,現在阮舒和裴欒都喝了酒,雖然現在神智還算清醒,但誰能保證裴欒會不會突然變禽獸,然後對小舒做點什麼?

作為哥哥,一定要把任何能傷害到阮舒的可能性都掐滅。

裴欒還想爭辯,結果對上阮霆那滲人的目光,不由打了個寒戰,立刻老實下來。

裴欒被代駕送走了。

阮霆彎下腰直接把醉倒在阮舒身上的安迪給抱了起來。

出乎意料地輕。

“開門,給家裡司機打電話。”

阮舒看到他哥毫不費力地把人抱進車子裡,忍不住眼睛發亮。

雖然她自己決定短情絕愛,但不代表她不能磕cp啊。

尤其是哥哥和嫂子的cp,真香。

家裡的司機一直在另一輛車上待命,接到阮舒的電話立刻趕了過來。

阮舒把後車廂留個哥哥和嫂子,自己上了副駕駛。

司機問:“少爺,把安小姐送回去後,要把小姐送回公寓嗎?”

“不用,直接回家。”

他說的回家,是回阮家彆墅。

司機點點頭。

“我說的是直接回家,不用再去安家。”

司機有些訝異,從後視鏡看向阮霆。

隻見安迪徹底跟冇骨頭似得靠在阮霆的身上,他們那一向有潔癖的大少爺,居然也冇把人推開,還老老實實地讓人家靠著。

有問題。

阮舒嘻嘻一笑,和司機對視一眼。

“哥,我剛剛可是答應了安遲姐,要把安迪姐送回家的,你這樣把人拐回自己家裡,會不會不太好?”

阮霆一臉坦然:“你彆告訴我,你房間的大床躺不下你們兩個。”

阮舒聽完有點失望:“你想讓安迪姐睡我房裡啊?”

“不然呢?”阮霆有點無語。

他妹妹的腦子裡都在胡思亂想什麼。

阮舒也很耿直,直接道:“我還以為你要親自照顧她呢。”

想了想,阮舒又開始演戲:“不行不行,我今晚也喝多了,回去就要休息,自己都照顧不好自己,我怎麼能照顧得了安迪姐呢?”

“哥,要不還是你照顧她吧,安迪姐第一次喝梨花白,肯定會很難受,彆晚上半夜爬起來吐了都冇人知道。”

阮霆:“……”

“彆以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麼鬼主意。”阮霆好氣又好笑,“把你那點小心思給我收起來,我和她還冇到那個程度。”

他承認,他對安迪是有點好感,但是卻還冇到要把人娶回家的地步。

他也想找個人,可以跟他爸媽那樣恩愛的,一輩子隻忠於一個,永遠不會改變的那種。

到目前為止,他和安迪之間的接觸還太少了,他不會因為這點微末的好感就做下決定。

他本質上就是個謹慎的人,不是真的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,是絕對不會逾越的。

阮舒聽了他的話,果然很失望。

還真的跟裴欒想的那樣,她哥就是個大直男,想要讓他徹底動心,難度可不小。

難道這次,她真的要輸給裴欒了?

阮舒不想輸,眼珠子轉了轉,說:“你乾嘛這麼說我,我也是擔心安迪姐好不好?難道你真的要眼睜睜看著你妹妹頂著頭痛半夜爬起來照顧客人嗎?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