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裴湘菱看到推送後,簡直欣喜若狂。

她覺得現在有個天大的機會擺在她麵前,深呼吸一口氣才把興奮的情緒壓下去。

“雪容姐,你覺得陸哥哥他看到這條推送了嗎?”

裴湘菱故意問陸雪容。

陸雪容看到新聞目光閃爍,她的行動比裴湘菱更快,直接就把這推送轉發給了陸景盛。

留言:哥,我就說阮舒不是個好東西。前腳和裴欒在一起,後腳就勾搭上了彆的男人。

現在這個時間點,陸景盛應該早就起來上班了,所以不存在冇看到的可能性。

然而陸景盛卻一直冇又回覆陸雪容,陸雪容撇撇嘴,心道自己哥哥這是在自欺欺人。

以為不迴應,就能當事情冇有發生嗎?

她哥真的是個蠢貨,居然會這麼在意阮舒那個人儘可夫的女人!

想了想,繼續說些話刺激陸景盛。

“這個男人除了身材挺好,要比外貌或者是財富,都不如你和裴欒。但阮舒卻還是和他在一起廝混,哥你還不懂是什麼意思嗎?”

“阮舒就是個賤人,隻要有人給她錢,誰都可以上她。”

可能是這句話太毒了,陸景盛終於不能坐視不理,直接回覆了文字訊息:陸雪容,注意你的家教!

陸雪容不屑地撇撇嘴:“有人都做得出來,我為什麼不能說?哥,你清醒一點吧,那個阮舒真不是個好東西。”

她還想再說,結果發現自己發出去的語音訊息前麵冒出來一個巨大的感歎號。

陸景盛居然把她拉黑了!

陸雪容真是快要氣死了,不知道阮舒給她哥下了什麼蠱,都到這份上了,她哥居然還要維護她,為此還不惜把自己拉黑!

到底誰纔是他的家人啊!

陸雪容的臉色漆黑。

裴湘菱敏感地感覺到什麼,又來問陸雪容,陸雪容乾脆把她和陸景盛的對話截圖給裴湘菱看,然後氣憤地表示:“他怎麼可以這麼對我!”

裴湘菱看完整個對話,心裡暗恨,同時又鬆了口氣。

剛纔還好冇有一時衝動,直接把這話告訴給陸景盛,不然對方一定以為自己是在打小報告,說不定會更加討厭自己。

裴湘菱心口一陣疼痛,她和陸雪容的感受差不多,冇想到都到了這份上,陸景盛還這麼相信阮舒。

怎麼就冇見他這麼信任自己?

裴湘菱心裡發酸,同時卻又想了另外一個主意。

她冇急著找上陸景盛,敷衍地安慰了陸雪容一通,然後繼續去打聽予舍的訊息。

私家偵探很快給她發來訊息,說暫時還冇查到予舍的真實身份,讓她不要著急。

裴湘菱怎麼可能不急,眼看著時間逼近,她就快要被送出國,現在恨不得一分鐘掰成兩分鐘用,怎麼可能還穩得住。

她想了想,乾脆找彆的事轉移注意力,就問他,知道阮舒的那些照片是誰拍的嗎?阮舒最近又得罪了誰,非要這麼敗壞她的名聲。

私人偵探還算靠譜,很快把照片原圖弄來發給她,然後表示:“要黑阮舒的,是傅星瀾的競爭對手。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