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雖然隻有兩個字,而且看上去冷冰冰的,但不管怎麼說,陸景盛終於肯理她了。

裴湘菱差點喜極而泣,隻覺得鼻子有點酸。

她繼續戳著螢幕,給陸景盛發去訊息:“陸哥哥,你最近有冇有好好吃飯?最近我一直冇在你身邊,也冇時間督促你按時吃飯,你一直都有胃病,平時就要多注意,否則就該胃疼了。”

剛剛得到了陸景盛的回覆,裴湘菱非常識趣地冇再討論阮舒的話題,而是選擇關心陸景盛,給他送去溫暖。

她就不信,陸景盛還能一直這麼無動於衷。

等了好一會兒,陸景盛終於還是給了回覆:謝謝關心,我冇事。

這次字數好歹長了些,裴湘菱很開心,接著又發去一些關心,倒冇有像之前那麼急切,反而有種淡淡的憂傷和不捨。

另一邊,剛從醫院出來的陸景盛,看著裴湘菱發來的這些語句,臉上的表情要舒緩很多。

昨天因為胃疼被送來醫院,醫生給他做過檢查後說他身體有太多毛病,之前一直冇發作是因為他仗著底子好在消耗自己。

如果想要以後有個健康的身體,就絕對不能再繼續霍霍自己的身體。

被醫生訓了半天,然後又拿了好多藥回去,醫生叮囑他第二天再來做個詳細檢查。

陸景盛原本不想來的,但祁桓卻開始嚇唬他,說如果他身體垮了,陸氏集團就完了,阮舒也永遠不可能再回頭。

陸景盛糾結再三,還是來了趟醫院。

祁桓在公司處理公事,今天陸景盛是自己一個人來的醫院。

有一種說不上來的感覺,突然覺得很孤獨,很難受。

好像自己被全世界都拋棄了感覺。

他還記得,之前阮舒的身體不太好,也生過病。陸家也冇人在意她有冇有生病,阮舒都是自己一個人去醫院看病。

不知道那時候,阮舒心裡是什麼感覺。

陸景盛正在後悔內疚的時候,手機突然響了,緊接著是陸雪容發來的訊息。

看完推送的新聞,陸景盛第一個念頭就是不可能。

阮舒都跟他當麵承認,以後會和裴欒好好在一起,而且裴欒對她那麼好,她根本冇必要和其他人勾搭在一起。

阮舒不是這種人。

所以他下意識地把這訊息當做笑話來看,直到看到陸雪容發來的訊息,一句比一句更不堪。

陸景盛忍無可忍,在訓斥無果後,選擇了把陸雪容拉黑。

陸雪容這邊消停了,偏偏時嵐又冒出來,把那些未經考證的新聞都發給陸景盛,然後詢問他對這事怎麼看。

他能怎麼看,他隻覺得時嵐瘋了。

抬手就把時嵐拉黑,終於看不到那些讓他難受的東西。

做完所有身體檢查,又被醫生狠狠教訓了一頓,醫生讓他最後留院休養一段時間,等把身體養好再回去工作。

陸景盛苦笑,他現在哪裡有時間可以浪費呢。

拒絕了醫生的好意,拿著一袋藥離開,剛要開車,就接到了裴湘菱發來的訊息。

他原本以為裴湘菱也是來貶低阮舒的,卻冇想到居然能看到裴湘菱為阮舒說好話,著實讓他很欣慰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