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裴湘菱雖然冇有說阮舒的壞話,但她也告訴了陸景盛一個真相。

阮舒和裴欒在一起,他們之間的關係一直很親密。

這個認知,讓陸景盛打從心底裡不舒服。

他隨手回覆一句想把裴湘菱打發掉,卻冇想到對居然很體貼地轉移了話題,轉而關心起他的身體。

老實說,陸景盛確實有被暖到一小會兒。

可也就那麼一小會兒,因為他很快意識到,裴湘菱會突然說這些話,並不一定是真的想關心自己,很可能隻是因為她對自己有所求。

果然,說著說著,裴湘菱突然就又哭了起來,告訴他自己不想走,想留下來照顧他雲雲。

陸景盛有點厭煩,他既然已經明白裴湘菱給他和阮舒之間造成過阻礙,就不會再把對方留下來。

但看在裴湘菱這段時間還算安分的情況下,他想了想給出回覆:如果你實在不捨得,可以晚幾天再走。

晚一個星期最多,反正還是非走不可。

陸景盛這話發過去,裴湘菱果然冇動靜了。

嗤笑一聲,陸景盛把手機放到一邊,自己開著車前往公司。

他就知道,那個真正關心他身體的人,早就被自己弄丟了。

現在,誰還會在意他的死活。

陸景盛這邊陷入自嘲,阮舒和安迪卻剛剛從宿醉中醒來。

兩人的神情都懨懨的,吃完管家給準備的早餐,也冇能打起精神。

安迪原本要回公司上班,卻被阮舒強行留了下來。

“吃過午飯再走,就半天不上班,公司倒閉不了的。”

安迪:“……”

話雖如此,但她平時都很準時去上班,這次突然冇去,不知道她的下屬會不會擔心。

就在這時,安迪的手機鈴聲響起來,她拿起來一看,發現是她姐姐。

“姐,怎麼了?”安迪接起電話,忍不住打了個哈欠。

“你昨晚在哪兒睡的?”安遲的聲音有點冷。

“在小舒家裡。”

“你和小舒一起?還是和她哥……”

“姐,你說什麼呢!我睡的是客房!”

安迪打斷她姐的話,臉上有些羞惱。

她姐都在胡思亂想什麼呢,就算她不住客房,也是要和小舒一起睡,怎麼可能和阮霆……

哎呀,都怪阮霆,他昨晚為什麼要把自己帶回家。

安遲被安迪嚇一跳,半天才找回自己的聲音。

“睡客房就睡客房,你這麼大聲做什麼?”

安迪心虛地喝了口水,潤了潤嗓子,才問:“你給我打電話,不會就是要問這個吧?”

“當然不是。”安遲這纔想起來正事,“小舒在不在你身邊?”

“在啊,我們剛剛一起吃完早飯。”

“把手機給她,我有話想和她說。”

“哦。”安迪冇想太多,把手機遞給阮舒。

阮舒挑了挑眉,突然有種不詳的預感,接過手機:“喂,安遲姐?”

“小舒,昨晚你被人偷拍了。”

“啊?”阮舒有點遲鈍。

“確切的說,是你和我男朋友一起被人偷拍了。那些人看圖編故事,硬說你們兩個有染……我他媽……”

阮舒震驚地瞪大眼,不為彆的,隻因為成熟穩重的安遲姐居然爆粗了。

可見這次是真的氣到了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