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裴湘菱瞬間換了表情,輕蔑的哼了一聲,進了阮舒房間,“阮舒,我要是你,就趕緊和陸哥哥離婚,陸哥哥心裡根本冇有你。”

阮舒皺眉,“很重要嗎?隻要我一天不離婚,一天就還是陸太太。”

裴湘菱打量著房間,“彆囂張了,如果我在隻有你的房間受傷,你猜陸哥哥會怎麼做?”

阮舒很清楚,大概陸景盛是不會信她的,“出去。”

“三年,實在是太久了。我今天來就是想告訴你,我不想等了。”裴湘菱露出個得意的笑容。

“你什麼意思!”阮舒有種不好的預感。

下一秒,裴湘菱忽然轉身,抓起梳妝檯上的修眉刀,紮在自己的腹部!

“阮舒,我要你的命。”

阮舒目光陡然冰冷,“裴湘菱!你要乾什麼!”

裴湘菱的嘴角滲出血跡,目光落在她身後,“雪容姐,救我……”

醫院。

陸景盛趕來的時候,醫生也剛好從急救室裡出來。

“病人腎破裂,需要移植!”

“阮舒!你怎麼這麼歹毒!”

阮舒被他拉了一把,踉蹌一步,“不是我,是她自己……”

陸景盛把她甩到牆邊上,“你難道要說是湘菱自己的捅自己一刀嗎!”

“阮舒!我親眼看見的,湘菱看你不高興去和你的道歉,就在你房間裡,你捅了她,要不是我去的及時,湘菱就冇命了!”陸雪容哭著哭訴。

醫生有些著急,“病人現在很危急!”

“你!你把你的腎賠給湘菱!”陸雪容忽然像是想起什麼一樣,指著她,“她是萬能血型,一定能配型成功的。”

陸景盛抵近阮舒,冷冷看著她。

阮舒不斷搖頭,“你……彆過來。”

“醫生,給她做配型。”陸景盛開口。

“不,跟我沒關係,不是我捅她的……”阮舒掙紮著不斷後退。

可陸景盛不是自己來的,他稍一頷首,身後的保鏢就湧了上來。

“陸景盛!”阮舒不知道哪裡來的力氣,推開了麵前的保鏢,“你真要我的腎去賠給裴湘菱?”

“是你對不起她,賠給她也是應當的。”陸景盛冷著臉開口。

“你都冇有親眼看見,就判我有罪了嗎?”阮舒心疼的厲害。

陸景盛皺眉,“雪容難道還會騙我?醫生難道也在騙人?”

阮舒被氣到冷笑,這三年,裴湘菱不是第一次耍手段,陸雪容也不止一次的欺負她,可陸景盛相信所有人就是不相信她。

“陸景盛,我們離婚吧。”

“現在知道悔改了?”陸景琛表情嘲弄。

阮舒心裡一片冰涼,“從此以後,我們橋歸橋路歸路,你願意娶裴湘菱也好,娶彆人也罷,都跟我沒關係了。”

陸景盛冷哼一聲,“想離婚,我如你所願。在那之前,先為你的錯誤付出代價。”

阮舒目光堅定,表現出十分強硬的態度,“從前我願意忍讓是因為我愛你,陸景盛,今天我終於知道我以前的眼睛瞎成什麼樣子會喜歡上你!想動我的器官,做夢!”

她不相信,那個一心想擠掉自己,嫁給陸景盛的女人會捨得對自己下手。

“讓開!”

她推開醫生,一路闖進手術室。

裴湘菱躺在手術檯上,正在和護士說話。

“你就這麼想要我的命。”阮舒冷厲。

“阮姐姐……”

啪——

阮舒用足了力氣,甩了她一巴掌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