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安遲姐,你冇事吧?”

那邊傳來安遲深呼吸的聲音,她頓了頓才道:“我冇事,就是有點生氣。”

明明她和孫莊纔是一對!這些人的眼睛都瞎了嗎?

阮舒這才鬆了口氣,“冇事就好。安遲姐,你千萬彆為了這種事生氣,我現在都習慣了,為了這種破事生氣實在不值得。”

安遲頓了頓,找回意識後,對阮舒就有些同情。

“小舒……”

“放心吧,我冇事的。”

“你彆怕那些人網絡暴力,我這邊已經在擬聲明瞭,到時候會發表律師函,把那些不負責任的營銷號和黑子全都告一遍,我今天就不信了!”

阮舒有點想笑,不管怎麼想都覺得安遲姐比她更生氣。

“這樣不太好吧?公司不是出了點問題,你這麼大張旗鼓,伯父該找你麻煩了。”

安遲生氣地一拍桌麵,“誰說讓我出麵,我隻要發個聲明,其他都讓孫莊出麵!他雖然長得不那麼英俊,也完全冇到老男人的地步好吧?而且我覺得他挺帥的,這麼有男子氣概!”

阮舒:“……”

說著說著,怎麼還誇起男朋友來了,真不是故意來喂狗糧的嗎?

“而且孫莊家裡有礦!平時再低調,也擋不住他有錢,對付這些狗東西,還綽綽有餘!”

“你放心,冇多久我們就會給你把事情澄清了,這次你完全是無妄之災。”

阮舒覺得有點好笑,“怎麼就無妄之災了,說不定那人就是衝著我去的,姐夫也是被我連累的,還是我該你跟你們道歉纔是。”

安遲卻道:“彆人太壞,跟你有什麼關係?你彆想太多,反正孫莊想公開戀愛關係很久了,這次就正好順了他的意。”

兩人聊完,安遲就把電話掛了,說讓阮舒等著看聲明。

阮舒笑著搖頭,把手機遞給安迪。

“怎麼了,剛纔看我姐的樣子似乎特彆激動。”

阮舒覺得好笑,就把事情都跟安迪說了。

果然,安迪跟她姐是一家子,當即火了,拍著桌麵說:“還有這種事!這群人是不是你真的閒出屁來了,這種謠也敢造!”

真的不怕阮霆收拾他們嗎?

正念著阮霆的名字,這人就出現了。

在家裡,阮霆穿的不那麼正式,今天穿著一套休閒服,眼鏡也摘下來了,讓他瞬間好像年輕了好幾歲。

“看來,你們已經知道昨晚發生了什麼。”

阮霆慢悠悠走到桌子旁邊坐下,立刻有傭人送上咖啡。

阮舒卻伸手把咖啡搶了,瞪了阮霆一眼,然後對傭人說:“大早上不喝咖啡,送點牛奶或者果汁來。”

阮霆:“……”

他眼中分明帶著點笑意,嘴上還要挑刺:“阮小舒,你出息了,居然還敢管哥哥的事了。”

阮舒翻了個白眼,“就管你!一天到晚喝咖啡,真不知道這東西喝多了對胃不好啊?”

阮霆看她好像真的生氣了,也不敢逗她,讓下人去給自己泡杯茶,他是真不喜歡喝牛奶,至於果汁,則有點像小孩子。

安迪看著兄妹倆鬥嘴,在旁邊忍不住偷偷笑了一下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