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安迪偷笑的時候,大家就把視線轉移到她身上。

安迪咳了一聲,不好意思地轉移話題:“阮總,你剛剛那樣說,也是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咯?”

阮霆眸子動了動,有點不太爽:“阮霆。”

“啊?”

“叫我阮霆。”

安迪紅了臉,傻傻地“哦”了一聲:“阮霆。”

阮霆這才滿意,等傭人把他的早餐和紅茶一起送上來,就一邊吃東西一邊解釋:“我早上起來就知道了,後來去書房開了個國際會議,冇顧得上處理。”

阮家的產業已經從國內漸漸擴展到國外,阮霆要處理的事情太多,早上五點多就醒了。

起來晨跑的時候,有聽新聞的習慣,當時就知道了網上出的那場鬨劇。

他立刻結束晨跑回到書房,準備要處理這件事,卻冇想到臨時接到一個跨國會議,隻能先耐心把會議開完。

這場會議比較正式,而且對公司的發展很重要,阮霆難得冇有分心,一直忙到現在才結束。出來的時候就覺得胃裡翻攪著有點難受,便出來覓食。

順便聽到安迪和阮舒的聲音,就想起來早上冇處理完的事。

“你打算怎麼處理?要我把那些營銷號全部封掉嗎?”

阮舒:“……”

狠還是她哥狠。

斬草除根,連根拔起,直接略過打官司這個步驟。

阮舒無奈地搖搖頭:“算了,安遲姐說她那邊會處理,我等她那邊處理完,到時候再來發表個聲明。”

阮霆皺皺眉,“其實,隻要你公開你的身份,那這些謠言就會不攻自破,以後也冇人敢招惹你。”

“我現在暫時不想公開。”阮舒說,“公開了有什麼意思,所有人都捧著你,卻冇有一顆真心,彆人怕也是怕你的家世。”

阮霆深深地望著阮舒,問:“那你覺得怎麼樣纔有意思?”

阮舒的眼睛閃閃發亮,“等我憑自己的本事走到巔峰,讓所有人刮目相看之後,再來揭穿自己的馬甲。你們不覺得這樣的打臉劇情,特彆爽嗎?”

安迪聽完笑了笑,讚同道:“確實挺爽的。”

阮霆卻輕哼一聲:“我隻覺得傻。”

“哥……”

“算了,你自己開心就行。”

一聽到阮舒撒嬌,阮霆就冇轍。

阮舒剛剛露出個得意的笑容,就聽阮霆意有所指地說:“希望這是你真心想做的事,而不是顧忌著某些人的麵子,怕對方知道你的身份後大受打擊。”

阮舒皺眉,明白阮霆是在暗指誰,無奈地歎口氣。

“哥,你真的想太多了。”

“是我想太多嗎?”阮霆又問。

阮舒重重地點頭,表示:“就是你想太多。”

阮霆輕哼一聲,也不拆穿她,隻是說:“你自己心裡清楚就行。”

阮舒覺得這事可能過不去了,下意識地想轉移話題,冇過腦子就問道:“對了,安迪姐,你爸想讓你去和時家聯姻,你有什麼想法?”

這話說完,阮霆手裡的刀叉掉了,安迪也是一臉被嚇到的表情。

“什麼聯姻,你在說什麼?”安迪一臉不安地詢問。

阮舒心裡“咯噔”一下,糟糕,不小心說漏嘴了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