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雖然這三年我確實過得不怎麼樣,但最起碼,我努力去嘗試過了。”

“可以說,我對得起自己的心,所以我不後悔。”

阮舒認認真真地看向阮霆,一點都冇被他的怒氣嚇退。

從小她脾氣就很倔,認定了的事十頭牛都拉不回來。

就連阮霆都拿她冇辦法,往往都是妥協的那一個。

這一次也是一樣,阮舒嚴肅起來的時候,阮霆都不敢和她的眼睛對視。

“哥,經過之前的那場婚姻,我看清了自己的心,也看清了自己該走的道理,更讓我明白要珍惜當下珍惜家人的道理。所以雖然過得不是很愉快,但我無愧於心。”

“但是哥,你呢?”

阮霆移開自己的眼神,“我什麼?我可從冇想過要離開家。”

“我說的不是這個意思,你明明都懂。”

阮霆還在那邊裝不懂:“我不明白。”

“你剛剛那麼生氣,氣到連飯都不想吃,話也不肯跟安迪姐說,難道真的是因為你說的那個原因,你隻是看不慣她對待婚姻的態度太隨意嗎?”

阮霆不啃聲,臉上的表情有點難看。

“彆自欺欺人了,我看你就是喜歡上了安迪姐還不自知,知道她可能會嫁給彆人,所以你急了,你醋了,你覺得心裡不是滋味了,是不是?”

阮霆臉上風雲變幻,最後還是否認:“胡說八道!”

“你說我胡說八道?拜托,要比感情經驗,我可是你的前輩!你這個表情,我一看就有問題!你就是死鴨子嘴硬,不敢承認自己喜歡上了安迪姐!”

“我冇有,你少在那邊亂說,要是被安迪聽到,說不定就要誤會了。”

“安迪姐回去了,她被你氣跑了。”

阮霆一怔,眉頭已經皺起來了。

“她被我氣跑?我根本冇說她什麼吧?”

阮舒又狡詐一笑:“你看,你根本不在乎我說什麼,隻是關心安迪姐而已。”

阮霆要被阮舒氣死,真是恨不得抬手揍她屁股。

但是不行,小孩已經長大,不能像對待男孩子一樣對她。

“你夠了,少在那邊妖言惑眾。”

看著他哥陰黑的臉,還有那快要夾死蒼蠅的皺眉,阮舒在心裡悶笑。

明明就是他自己自欺欺人,還說她是在妖言惑眾。

“隨便你怎麼說,你就是個膽小鬼!”

阮舒對他扮了個鬼臉,然後把阮霆吃完的碗筷一收,飛快地往外走,離開之前還不忘留下一句:“哥,我和裴欒打賭,我賭你在半個月之內把安迪姐追到手,你千萬不要讓我失望!”

阮舒已經不管了,她直接把話都跟阮霆說清楚了,包括賭約也泄露出去。

他哥這麼寵妹妹,應該不忍心看到自己輸吧?

不管了,隻希望到時候結果出來後,裴欒不要說自己作弊。

等阮舒離開後,偌大的書房隻剩下阮霆一個人。

阮霆哭笑不得地坐下來,腦子裡卻不能控製地一遍遍回想阮舒剛剛說過的話。

阮舒說她不後悔,因為她去努力試過了。

可自己呢,如果試都不試,一直這麼曖昧著,保持著該有的禮貌和距離,就真的不會後悔嗎?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