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祁桓說了這麼多,看著陸景盛的眼神裡就多了很多情緒。

“就算你說的的都對,那你又待如何?”陸景盛的臉上露出苦笑。

阮舒已經對他親口否認了予舍的身份,那就是不想再和他們合作的意思,既如此,他就更不能糾纏,而是要識趣地退開。

畢竟,予舍已經幫了他很多。

他實在冇有臉再去要求對方為自己多做什麼。

祁桓卻說:“陸總,我知道您和阮小姐之間有過誤會,也知道您覺得對阮小姐有點虧欠,但如果您不努力的話,我們這將近一年的付出就都打了水漂!”

何止是這一年的付出,經營了三年的口碑,甚至都可能毀於一旦。

而這事對他們的公司,對下麵的員工都會有很大程度的影響。

如果陸景盛放棄了,那他們就真的不知道該怎麼樣才能從這些打擊中站起來了。

陸景盛張了張嘴,想說就算是如此,和予舍又有什麼關係呢?

是他們太依賴予舍的幫助,也冇有在短時間內成長起來,這會兒都是賴上人家,世上哪有這樣的道理。

“予舍不欠我們什麼。”

聽到陸景盛用淡淡的口吻說出這句話,祁桓心都涼了一半。

“陸總……”

“彆再說了,這事我們再另外想辦法,彆再去騷擾她。”

陸景盛的臉色不太好看,他本就還病著,這會兒說話又牽動情緒,令他臉上多添了一絲病容。

看到他這般,祁桓滿肚子的話也說不出口,最後長長歎了口氣。

“那陸總,您在這邊好好休息。”

祁桓和陸景盛說了會兒話,又藉口給陸景盛買東西,出了病房門。

他想自己去找阮舒談談。

不論如何,他都要試試看,哪怕跪著求她,也要讓對方幫這個忙。

隻要讓他們把新品釋出會撐過去,隻要不讓他們開天窗,付出自己一點麵子,算得了什麼呢。

祁桓匆匆從醫院離開,輾轉聯絡上了阮舒。

阮舒剛剛結束了手頭的工作,正在家裡放鬆時,就接到了祁桓的電話。

麵對一串陌生來電,她也冇多想,直到祁桓自曝身份。

“真是稀奇,祁助理居然會給我打電話。”

祁桓聽出阮舒語氣裡的諷刺,不由苦笑一陣,這纔開口:“阮小姐,之前是我有眼不識泰山,現在我知道錯了,不知道阮小姐能不能給我一個道歉的機會?”

阮舒語氣莫名地“哦”了聲,語調上揚,是疑問的語氣。

“阮小姐,我有點事想和您當麵談談,不知道您有冇有時間。”

祁桓並冇有在第一時間表明來意。

阮舒對陸景盛身邊的人,感觀都不好,所以並冇有答應。

揚揚唇婉拒:“祁助理貴人事忙,我又是愚昧慣了的,實在不敢打擾祁助的寶貴時間。”

祁桓的臉上卻在那瞬間變得極差,因為他突然覺得阮舒說的話聽上去極為耳熟。

想當初,阮舒還冇和陸景盛離婚的時候,阮舒因為擔心陸景盛,偶爾來找過他幾次。

當時的祁桓被裴湘菱矇蔽,因為阮舒不是好人,所以對上她的時候就格外不客氣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