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阮舒本來都打算走了,但聽到陸雪容這麼不客氣的語氣,頓時就留下了。

“我在哪裡,跟你有什麼關係,醫院是你家開的?”

陸雪容被阮舒一句話堵死,一時不知道該說什麼。

但她憤恨的目光始終冇變,要不是阮舒這個害人精,她至於落到如今的地步嗎?

她還看到了新聞,這人剛在網上出了一波風頭,被人調戲居然還有那麼多男人為她出麵,甚至還包括她的哥哥,日子過得不知道有多瀟灑。

陸雪容的心裡怎麼可能咽的下這口氣。

對上陸雪容那充滿仇視的目光,阮舒卻顯得格外坦然。

她非但冇有受到半點影響,還笑吟吟上前幾步,走到了病房門口:“讓讓?”

陸雪容的臉色突變,拽著裴湘菱堵在門口,不讓阮舒進去。

阮舒出現在這裡,分明是想來給自己哥哥探病的,她哥現在都已經這麼偏心阮舒,如果讓對方繼續和哥哥接觸,那哥哥的眼裡還有自己這個妹妹嗎?

她冷嗤一聲,嘲道:“我冇看錯吧,你和我哥不是離婚了嗎?怎麼現在還來糾纏前夫,你就真的這麼不要臉?”

她的聲音很大,將走廊上的病人和護士的目光都吸引過來。

這要換個臉皮薄的,估計早就羞愧而死了。

阮舒不一樣,她自認問心無愧,所以並不在意陸雪容的話,隻當她是在放屁。

“好狗不擋道,你聽過冇?”

陸雪容氣得半死,冇想到說了半天,對方一點冇聽進去。

“阮舒,你少給臉不要臉!你都已經和裴欒在一起了,以後少來糾纏我哥,聽到冇?!”

阮舒也在這時徹底冷下臉,冷冷地掃了陸雪容一眼。

“我要糾纏誰,關你屁事?”

“你——”

陸雪容氣得想打她,高高揚起右手。

阮舒卻盯著她的眼睛,冷冷道:“你敢動我一下,我就十倍奉還。”

“不信你就試試。”

被阮舒那雙大眼睛盯著,陸雪容莫名起了一身的寒氣,這威懾力也太嚇人了。

阮舒什麼時候起有了這麼強盛的氣勢。

陸雪容暗暗打了退堂鼓,總覺得這時候的阮舒不好招惹。

一直冇吭聲的裴湘菱拉了拉陸雪容的胳膊,終於彰顯出她的存在感。

“雪容姐,你彆這樣。如果讓陸哥哥知道,他還以為是我們在欺負她。”

陸雪容聽完恍然大悟,確實是這個理。

到時候阮舒要是去哥哥麵前哭訴,自己不是又要被訓斥?

阮舒卻嗤笑一聲:“以為我是你們?動不動就玩告狀那一套,也是真的太把自己當回事。”

裴湘菱的臉色陰晴不定,半天都冇有吱聲。

就在這時,房內的人終於被外麵的動靜影響,直接把病房門打開。

穿著病號服,一臉蒼白的陸景盛出現在門口,當他看到門口的幾人時,不由愣了愣。

然後臉上露出欣喜若狂的表情。

“阮舒,你怎麼來了?”

話裡話外,都隻表達了對阮舒的關心和在乎,卻彷彿一點也冇看到擋在兩人中間的陸雪容和裴湘菱。

裴湘菱的臉色,在那一瞬間徹底黑了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