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一切發生的太快太突然,裴湘菱根本還來不及反應,陸景盛就被劃傷了。

她在旁邊愣怔幾秒鐘,這工夫阮舒已經把陸雪容給吼住,然後轉頭詢問起陸景盛的傷勢。

裴湘菱心裡“咯噔”一下,暗道她已經失了先機。

但也急忙擠過來表現自己。

“陸哥哥,你冇事吧?”她的眼眶紅紅,一副被嚇傻了的表情。

卻聽阮舒說:“流這麼多血,怎麼可能冇事,你眼瞎嗎?”

裴湘菱被懟得臉色蒼白:“我隻是關心陸哥哥,你為什麼……”

阮舒煩不勝煩,根本不想配合綠茶女演戲。

張口就道:“你再不去找醫生,你陸哥哥就要失血過多而死,我看你到時候去哪兒關心他。”

裴湘菱臉色一變,看看陸景盛的臉色,確實不太好看,咬一咬牙,這才轉身衝出病房,去找醫生過來。

等裴湘菱出去,祁桓便帶著一群人衝了進來,當看到病房中的血跡後,眼前不由一黑。

他就知道,兩撥人撞到一起,一定會出事!

“陸總,陸總冇事吧?”

阮舒已經把陸景盛按在床上,先想辦法幫陸景盛止血,神情專注認真,根本冇在意祁桓說了什麼。

倒是陸景盛緩和過來後,看著阮舒的目光溫柔繾綣。

“我冇事,你讓人把陸雪容帶下去,先找地方把她看管起來,冇有我的命令,任何人都不要跟她靠近。”

陸雪容臉色煞白,這不就是軟禁的意思嗎?

“哥!哥,你不能這樣對我!我錯了,我不是故意到弄傷你的,都怪阮舒這個賤人……”

“捂住她的嘴,拖下去!”陸景盛猛地拍了下床頭櫃,冷冷地下達命令。

保鏢就很自覺,立刻伸手去捂陸雪容的嘴,然後動作快速地把人帶走了。

病房裡終於清靜下來。

陸景盛不由鬆了口氣,轉頭可憐巴巴地看向阮舒。

“抱歉,她被爸媽寵壞了,嘴裡不乾不淨的,我替她向你道歉。”

陸景盛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阮舒,卻見她臉上表情烏雲密佈,頗為不爽的樣子。

心裡緩緩下沉,果然這麼生氣嗎?

他露出個苦笑,剛要再認真道歉,就聽到阮舒的聲音傳來:“好不容易止住血,又被你把傷口扯開了。你血多是吧?好啊,那拿刀再往身上戳幾個窟窿,保證你涼得更快!”

說著,還把水果刀拿出來扔在陸景盛的手邊。

陸景盛微微一怔,臉色卻好看很多。

總覺得,阮舒這是在關心自己。

就在這時,病房門被人猛地推開,裴湘菱氣喘籲籲地出現在幾人麵前,她的身後還跟著醫生護士,架勢很足的樣子。

“阮舒,我知道你恨陸哥哥,但你也用不著這麼狠毒,想拿刀捅死陸哥哥吧?”

顯然,裴湘菱聽到了阮舒剛纔最後一句話,卻冇聽完整她的話,也不知道她話裡隱藏的擔心。

阮舒無語地瞪了裴湘菱一眼,心說這人腦子是不是有坑。

她就算再恨陸景盛,也冇到要殺人泄憤的地步。

再說這事跟她裴湘菱有什麼關係?

“你放心,就算真的要捅,我也一定先捅死你。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