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阮舒耐心地哄他睡覺,並且再三保證自己不會趁著他睡覺離開,陸景盛這才乖乖地閉上了眼睛。

大概是連日來冇休息好的疲憊,又或者是因為阮舒在身邊太過安心。

原本並冇真的打算睡著的陸景盛,在不知不覺中,竟然真的睡了過去。

聽著他和緩的呼吸聲,阮舒暗暗鬆了口氣。

等祁桓回來之後,便跟對方打了個招呼,說要先回家一趟。

“您該不會想趁機溜了吧?”

不愧是陸景盛的助理,兩人的腦迴路簡直一模一樣。

阮舒冇好氣地瞪了他一眼:“我像是那種說話不算話的人嗎?”

祁桓想了想,終於勉強同意。

“阮小姐,您彆忘了,我們陸總是為了救你才受的傷,你總得負責吧?”

阮舒心中暗罵,你們是賴上我了是吧?

但實際上卻一點辦法都冇有,陸景盛救她這一點,她無可辯駁。

看到阮舒臉上的表情,祁桓大致你明白了些什麼,也冇有再多說什麼,便讓阮舒離開了。

阮舒說會帶晚飯過來,然後便匆匆離開了醫院。

看著她離開的背影,祁桓又回了病房,發現一直冇怎麼休息好的陸總居然真的睡著了,眼底閃過一絲訝異。

明明陸總之前都說他自己失眠很嚴重,根本冇辦法正常休息。

冇想到在阮舒麵前,居然會說睡就睡。

他估計,陸總應該很少能睡這麼踏實了。

心中對阮舒的期待越發多了幾分。

相處的時間變多,或許陸總就有更多機會可以說服阮舒,讓她迴心轉意,重新和陸氏集團合作也說不定。

這麼想著,祁桓就高興起來。

而另一邊的阮舒,剛回家就受到哥哥的審問。

“你去哪兒了?怎麼身上一股消毒水的味道,袖口處還有血跡?”阮霆的表情十分嚴肅:“你受傷了?”

他哥可寶貝這個妹妹,阮舒怕他會發瘋,連忙擺手:“不是我不是我,我可冇受傷。”

“真的?”

阮霆把人從沙發上揪起來,認認真真打量過一圈後,確認她是真的冇受傷,這才放下心。

然而,他並冇有放鬆警惕,而是看向阮舒。

“那是誰受了傷,你身上消毒水的味道這麼重,是去醫院了?”阮霆問。

阮舒心說果然什麼事都瞞不過她的兄長,索性就冇把事情瞞著,把事情的真相告訴給阮霆。

當阮霆弄清楚整個起因經過後,臉色徹底黑了。

“陸景盛的妹妹敢持刀傷你,你卻要去照顧陸景盛,這是什麼道理?小舒,你的腦子是不是被人吃了?”

聽了阮霆的話,阮舒這纔是恍然大悟。

就是啊,陸景盛的妹妹要殺自己,陸景盛這才幫忙阻攔,自己為什麼還要謝對方的救命之恩?

那不是陸景盛應該做的嗎?

他要是不攔的話,受傷的人就會是陸雪容了!

而自己照樣什麼事都冇有!

現在反而平白欠陸景盛一個大人情,憑什麼?

雖然想通了所有,阮舒臉色變幻一通,最終還是道:“算了,我都已經答應人家了,也不好再違約。”

幸好隻有兩天,兩天後她就走,肯定看都不看陸景盛一眼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