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阮舒在心裡歡呼一聲,暗叫一聲搞定。

把地址給了阮霆,就看到她哥風風火火出了門,那焦急的模樣,看著也不像是個紳士。

阮舒把這句話給吐槽回去,然後便笑眯眯去了廚房。

管家看到她出現在廚房,很是驚訝。

“小姐,您怎麼上這裡來了。”

阮舒找出新鮮的食材,打算做點養胃的玉米蓮藕排骨湯,再另外做兩個菜送去醫院。

“我做點吃的。”阮舒這麼回答。

管家大驚,立刻詢問:“是廚師做的菜不和你的胃口嗎?”

“不是的,管家爺爺。我有個……朋友病了,我想去探病,所以打算這兩天都自己做點吃的送去給對方。”

管家爺爺立刻慎重起來:“病了?什麼大病?如果需要的話,可以幫忙安排轉院,我認識很多專業醫生,或許可以幫忙。”

看阮舒居然都願意親手下廚做東西給對方吃,就知道這人對阮舒一定很重要。

所以管家對這人也多了一絲慎重。

“這個朋友是誰?我認識她嗎,不會是安迪小姐吧?”

阮舒簡直哭笑不得,但也不好說對方是陸景盛,她知道管家爺爺對陸景盛可冇什麼好感。

當即笑著說:“不是安迪姐,安迪姐那邊有我哥去操心。這邊您就交給我吧,我會處理好的,管家爺爺您不必擔心。”

管家怎麼可能不擔心,他就怕小姐又被人騙。

“小姐,你態度這麼慎重,更有問題了。這人是不是你前不久才認識的影帝?”

“你說傅星瀾?你也認識他?”

“隱約有聽說過這回事。”

畢竟都上了新聞,又是和自家小姐有關的人,管家自然要提前做功課。

阮舒大概想想也知道是怎麼回事,笑著搖搖頭:“不是他,而且我和傅影帝也隻是點頭之交,還冇到給他做菜的那個份上。”

管家不由鬆了口氣。

其實他之前還擔心過,傅星瀾的長相確實很合他家小姐顏控的口味,他還偷偷擔心過,小姐會移情彆戀,又一腳踏進娛樂圈這個深淵。

不是他看不起娛樂圈裡的人,隻是……她家小姐這麼個招黑體質,實在不適合進娛樂圈裡混啊!

阮舒不知道管家的擔心,和對方大致解釋了幾句,就動手做菜。

管家一開始還想幫忙,卻見阮舒一舉一動都格外嫻熟,一時又尷尬又心疼。

他家小姐以前可從來不會這些,現在不論是刀功還是火候,都掌握的比他還要好,可見離開家的這三年,是真的過得不好。

“管家爺爺,幫我找個保溫桶來。”

看管家一直站在她背後,阮舒的壓力還是蠻大的。

老人家的目光又哀怨又心疼,像是個背後靈一樣,弄得阮舒心裡毛毛的,趕緊打發他去做事。

管家有了事做,倒是更加開心。

立刻去找來保溫桶,看著阮舒炒完菜裝盤。

阮舒做的量很大,除了保溫桶裡裝的那些,其他都裝好盤放到一邊。

“這些留給管家爺爺和哥哥,如果哥哥冇回來,那管家爺爺就一個人吃了吧。”

阮舒笑眯眯哄好了管家,便提著保溫桶出門了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