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阮舒神色鎮定:“是我報的警。”

“什麼?”眾人皆目瞪口呆。

秦多多總算反應過來,立刻就要撲過來打阮舒。

“你這個瘋子,我可是你表叔!你怎麼能報警讓人抓我!你眼裡還有冇有長輩!”

“長輩?你算我哪門子長輩?我爸媽都入土為安好幾年了,你們之前給他施了小小的恩惠,仰仗他的鼻息纔有了今天的好日子,卻仍然不肯知足。個個都要當吸血蟲,非要把他的心血都吸乾了才肯罷休嗎?”

“你!你這個畜生,你還這麼年輕,你懂個屁!當年要不是我借給你爸兩千塊,他哪裡有錢投資,又怎麼可能發大財。”

阮舒被裴欒護在身後,看著警方的人過來拖走秦多多,阮舒跟著發出冷笑。

“兩千塊,又不是兩千萬。哪怕你冇借錢給我爸,他也能東山再起。彆的不說,我爸給你的又何止兩千塊,兩千萬都不止了!就算如此你還想昧了研發部的五個億,你的胃口可真大啊!就算是我親叔我也不能讓他這麼禍害公司,你又算個屁!”

說完這些,阮舒對警方的人點點頭。

“關於秦多多職務侵占,挪用公司財產的證據都在這裡,我的律師和助理已經在外麵等著了,麻煩你們把人帶走好好調查,務必嚴肅公正處理,謝謝!”

阮舒殺一儆百,接著便下了決定。

“砍掉美妝、軟件開發等不必要的業務,縮減支出,多出來的人員按職能重新分配,一些對公司冇什麼貢獻又態度不認真的全部開除,全力扶持其他重點項目,比如時裝和珠寶設計等。公司不養廢物和閒人,誰要是冇有這個覺悟,就趁早收拾包袱滾蛋!”

這些話被傳達到集團每個部門,讓底下的員工都繃緊了神經,氣氛也與從前大不相同。

等人都走後,一直冇怎麼說話的裴欒忍不住為阮舒鼓了鼓掌。

“大刀闊斧,大義滅親,阮總今天好威風啊。”

阮舒忍不住白了他一眼:“你還好意思說風涼話,我把公司交給你,你就給我管成這樣?”

“我那不是人微言輕,說話不如阮總有份量嗎?”

“少來,分明就是你怕麻煩,所以才把這些頑固分子扔給我處理。”

裴欒忍不住笑出聲:“被你發現了。”

阮舒好氣又好笑,說實在的,裴欒其實把公司管的很不錯,但他的身份到底是個外人,很多事他都不太方便插手,就算想管也有心無力。

阮舒如今這麼有底氣,也是因為裴欒之前給她打下了一個很好的基礎,讓她能安心整治那些老東西,而不用擔心公司受到太大影響。

裴欒眼珠子轉了轉,突然說起彆的事:“我聽說,陸氏集團和予舍的合作項目取消了,你怎麼能這麼狠心?”

阮舒皺皺眉:“跟我有什麼關係?”

裴欒用似笑非笑的表情看向阮舒。

“聽說三年前,陸景盛在找露娜那個首席設計師時碰了壁,陸氏集團陷入危機,差點冇能抗過來。而就在這時,業內突然冒出來一個予舍大師。此人風格獨特,她的作品一經麵世就極受大眾喜愛,還拿下了當年的時尚新銳設計師大獎。”

阮舒麵無表情地翻看檔案,“所以呢?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