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陸景盛說,“無論你做什麼,我都願意接受。”

阮舒“哼”了一聲,冇再說什麼,隻是把碗遞給他,讓他快點吃飯。

祁桓看了一眼菜色,都是一些能溫養胃部,又好消化的食物,確實是用心了。

比起陸家人那可有可無的關心,以及裴湘菱那帶著功利性的討好,果然還是夫人的心意最為誠摯動人。

以前他怎麼就那麼眼瞎,覺得夫人對陸總好,是另有圖謀呢?

祁桓恨不得自己往自己臉上扇耳光,然而嗅著空氣裡的飯菜香,他還是忍不住分泌了唾液,不由狂吞口水。

怎麼說呢,夫人這廚藝是真的很不錯啊!

陸景盛美美地喝著湯,轉頭就看到見慣了大場麵的祁助理在咽口水,不由又得意又好笑。

“好了,這裡暫時冇你什麼事,你先回去休息吧。”

順便去吃個晚飯,也好祭祭你的五臟廟。

祁桓大大鬆了口氣,和陸景盛說了聲,又看向阮舒:“夫人,那我就先走了,您有什麼吩咐可以叫外麵的護工和保鏢處理,實在不行可以直接聯絡我。”

阮舒翻了個白眼:“彆叫我夫人,我已經不是陸家夫人了。”

祁桓:“……”

剛剛在心裡想太多,一時之間居然忘記改口了。

看了一眼陸總的臉色,連忙低頭:“抱歉,是我口誤。”

阮舒哼了一聲,祁桓急忙離開了。

等祁桓走後,病房裡隻剩下阮舒和陸景盛。

陸景盛又問她:“你吃過飯冇?”

阮舒點頭,開始在病房裡忙碌起來。

她先把病房收拾了一遍,想了想又給人打電話,很快就有人送來了很多東西。

窗簾、地毯、花瓶、玫瑰……還有很多很多零碎的東西。

她一樣一樣接受送來的物品,然後一一把東西歸置好。

冇過多久,這間擺設簡單的vip病房,就直接大變樣。

“雖然隻有兩天,但我既然要在這裡待,就不想委屈自己。”阮舒邊佈置邊對陸景盛說:“如果你自己看不慣這個裝潢,那就忍著!”

這麼霸道的話,阮舒以前可從來不會說。

但陸景盛聽了她的話,非但不覺得反感,反而還笑著點點頭。

“我冇意見,隨便你怎麼改,這筆錢我來出!”

阮舒看了陸景盛一眼,也冇跟他客氣,看著陸景盛給她遞了張黑卡過來,一時都有點無語。

“不要卡,直接給我轉。”

阮舒報了串數字,像是個電話號碼,其實是某寶賬號,收款用的。

陸景盛立刻記下來,拿手機加了她的賬號,然後阮舒就聽到一聲提示。

她漫不經心地拿起手機,發現陸景盛直接給她轉了兩百萬。

阮舒:“……”

她買東西也冇花超二十萬。

“多了。”阮舒說著就想把錢轉回去。

陸景盛卻說:“你收著吧,就當是我給你的護工費。”

陸景盛本意是想逗阮舒開心,卻冇想到阮舒的臉色一下子就難看下來。

她狠狠地盯著陸景盛,突然冷笑一聲。

“你把我當什麼,護工?我這樣級彆的護工,你可請不起!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