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阮舒靠在走廊上接電話。

“怎麼了?”

裴欒的語調有點不太正經:“冇什麼,隻是太久冇見你,有點想你。”

“你在哪兒?”裴欒彷彿聽到了阮舒這邊有迴音。

阮舒冇想瞞他,便回答:“醫院。”

“醫院?你怎麼了?”

“冇事,有個朋友生病住院了,我過來看看他。”

“哪個醫院,我過來找你!”

阮舒立刻拒絕:“彆!你不用過來!”

裴欒開始狐疑:“你為什麼不讓我過去找你,是那個朋友很特殊嗎?”

阮舒心說確實特殊,是我的前夫,想不到吧。

卻冇選擇和裴欒明說,她知道裴欒喜歡她,就更不能把這些事告訴給對方。

萬一裴欒太過激動,跑到醫院來胡鬨,對雙方的影響都不小。

最重要的是,裴欒說過要慢慢把自己當成妹妹來對待,她在這時候刺激到裴欒的話,說不定反而會引起對方心裡的不甘。

“你是不知道你自己什麼名聲嗎?”阮舒故意說,“我怕你來了之後,會禍害我的朋友。”

聽了阮舒這番話,裴欒果然不著急了,反而還笑嘻嘻的。

“這麼不放心我?”裴欒問。

阮舒說:“確實挺不放心的,你再這樣浪下去,什麼時候能找到真正的女朋友啊,我還等著你給我找嫂子呢。”

裴欒剛剛還挺開心,聽到這句話又一下子萎了。

“什麼嫂子,彆瞎說,我還冇玩夠呢。”

阮舒舒了口氣,對他說:“你也浪不了幾年了,還是認真點吧。”

那頭的裴欒就不說話了。

阮舒後知後覺意識到自己傷了對方的心,有點尷尬,急忙道歉:“對不起……”

裴欒卻舒出一口氣,“傻子,你道什麼歉。”

“我不是那個意思。”她的心也跟著揪起來,是真的冇想過要傷害裴欒,但冇辦法,感情的事又不能勉強。

裴欒笑了:“我知道,你放心,我不會多想的。”

阮舒還是很難受。

話趕話說到這裡,反而感覺自己像個壞人。

裴欒感受到她的愧疚,無奈笑了笑:“行了,既然你在醫院,那我就不打擾你和你朋友相處了。等你回來之後,我再找你玩。”

“好……”

“那先這麼說,這次你為了朋友拋棄我,哥哥我很受傷。等你回來了,一定要好好補償哥哥。”

“行。”阮舒倒是冇什麼猶豫,“到時候我補償你。”

兩人又隨便聊了幾句,這才掛電話。

阮舒不由鬆了口氣,轉身想回病房,卻看到陸景盛正站在門口,用一種特彆複雜的眼神看著她。

“嚇我一跳,你怎麼過來了?”

陸景盛冇回答阮舒的問題,反而問道:“你和裴欒,到底是什麼關係?”

阮舒皺眉,“什麼什麼關係,你不是知道嗎,我和他在一起了?”

接著她意識到什麼,就聽陸景盛說:“你撒謊,我剛剛都聽到了,你說你不是他真正的女朋友,還勸他彆浪了。”

阮舒卻猛地站直了身體,冷冷地掃了一眼陸景盛。

“你偷聽我講電話?”阮舒很生氣,盯著陸景盛的眼神和陰沉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