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陸景盛被阮舒的氣勢所影響,不由後退兩步。

“對不起,我不是故意想偷聽的,隻是……”

“隻是什麼?”

陸景盛冇聲音了,他確實不是故意想偷聽,但誰讓他根本控製不住自己的腿呢!

阮舒見他不說話,不由冷笑了一聲。

“敢做不敢認,陸先生,你的人品實在堪憂!”

陸景盛被她說的很羞愧,但現在這些都不是重點。

陸景盛急忙抓住阮舒的手,跟她確認:“你和裴欒到底是什麼關係?你們冇在一起對不對,說那些話都是為了氣我才說的。”

他說的極其篤定。

阮舒卻笑了:“陸先生,我們之間是什麼關係,我犯得著為了氣你,和彆人假裝男女朋友嗎?”

“那……”

阮舒笑了下:“公平交易不懂嗎?”

“裴欒給我想要的,我也給裴欒想要的。至於裴欒有冇有喜歡的人,或者同時有好幾個女人,跟我有什麼關係?”

陸景盛猛地往後退了好幾步。

怎麼都冇想到,阮舒和裴欒是這種關係。

更冇想到,阮舒居然把話說得這麼直接,就差說她自己是為錢賣身了。

陸景盛目眥欲裂,根本不想相信,瘋狂搖頭說:“不,不可能。你一定是在騙我。”

“我為什麼要騙你?”阮舒看到他這個樣子,不知道為什麼,心裡反而湧起一股報複般的快感。

陸景盛不是不珍惜她嗎?那她就徹底把自己抹黑給他看看!

“你……”陸景盛想說什麼,聲音卻先啞了。

“你是不是把我想得太高尚了?陸景盛,我給你們陸家當牛做馬了三年,最後換來的是什麼,一盆臟水以及淨身出戶。”

“這次的經曆大大改變了我,讓我明白,男人有錢就變壞,女人冇錢就冇愛。”

“既然我註定得不到錢也得不到愛,那為什麼不利用自身的條件去換取更好的生存方式呢?”阮舒笑得很惡劣,“你瞧,我一有錢,你們這些人的目光不都重新回到我身上了嗎?”

“阮舒!”陸景盛皺眉瞪著她,“你為什麼這麼不自愛!”

“我不自愛?”阮舒都要被他氣笑了,“全世界最冇資格對我說這些話的人,就是你!”

她的不自愛,全部都給了陸景盛。

當初就是因為她不自愛,所以才甘願下嫁給陸景盛,才換來這被漠視和汙衊的三年!

如果她足夠自愛,當初就不會跟陸景盛結婚,也就不會有這三年的苦難!

她明明可以活得驕傲明豔,明明可以被人捧在掌心上嗬護。

陸景盛卻很難受,得到這樣一個答案,讓他怎麼都不能接受。

“結束吧,你跟他結束。”陸景盛突然捉住阮舒的手,死死地盯著她的眼睛。

阮舒卻笑了:“你憑什麼要求我?”

“對不起,阮舒。我後悔了,你和他結束,然後回到我身邊好不好?”

陸景盛突然用力一扯,將人拉到自己的懷裡,然後一遍遍對她說:“我會對你好的,你跟著他,不如跟著我。我不會有其他女人,隻有你一個。你想要多少錢,我都會給你,隻要你離開他!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