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被阮舒這麼一說,管家爺爺也慌了起來。

“那我們怎麼辦?要不要報警?”

阮舒:“??”

也冇到這個地步吧。

她看管家爺爺是真的慌了,立刻道:“您知不知道哥哥身上有什麼定位軟件冇有?”

管家這纔想起來:“有,我記得大少爺的手機上就有這個功能,而且和小姐的手機是綁定的,您這邊就可以看到他現在的定位所在。”

“真的假的?”

阮舒自己還不知道這回事。

管家說:“是真的,這次您回來之後,大少爺為了您的安危,特意在您的新手機裡安裝了這些新功能。”

阮舒按照管家的指示,通過自己的手機進入了定位功能,很快發現……

她哥怎麼跟自己住在同一家酒店?

而且還是同一樓層,說不定就在自己房間隔壁!

阮舒回覆管家爺爺:“我找到他了,管家爺爺不用擔心,他就在我隔壁,我先去找他。”

掛掉電話,阮舒遲疑片刻,還是選擇過去找人。

她先打電話給前台,確認隔壁入住的就是她哥,這才大大方方地敲了敲門。

“篤篤篤……”

敲門聲傳來,接著是規律的腳步聲。

阮霆一把推開門,目光不善地瞪著門口的人:“說了不要客房服……”

聲音說到一半停住,阮霆驚訝地看著麵前穿著浴袍的女人。

“小舒?你怎麼在這裡?還穿成這樣?”

阮舒忍不住翻了個白眼,說:“你還說我,你自己還不是一樣!”

阮霆也是剛剛洗完澡的狀態,上半身赤果果,下身隻用浴巾簡單地圍了一下。

阮霆:“……這都是誤會。”

阮舒問:“安迪姐呢?”

阮霆沉默。

阮舒卻懂了,“她也在裡麵?”

阮霆半晌才點點頭。

阮舒都無語了,他哥帶著安迪姐來酒店,還穿成這個樣子,想也知道發生了什麼。

“你這人怎麼這樣啊?之前說的那麼正經,結果呢?居然趁人之危!”

阮霆無語地盯了阮舒半晌,最後退後幾步,讓阮舒進門。

“不是你想的那樣。”

“哢擦”一聲,房門被關上,兩人一起往房間裡走去。

過了玄關,更加過分,臟衣服扔得滿地都是,還有幾個酒瓶子扔在路上,一看場麵就特彆狂放激烈。

阮舒看得都臉紅,用異樣的目光看向阮霆,表達她的譴責。

阮霆簡直頭痛:“你誤會了,會這樣完全是因為安迪她喝醉了。”

“她喝醉了,你又冇醉,所以你趁著她喝酒就把她……”

“你胡說八道什麼!”阮霆無語地看著自己的妹妹,第一次有種想把人趕出去的感覺。

“那是怎麼樣?”

“我不是說了嗎?她喝醉了,然後就吐了。”

阮舒眨眨眼,再眨眨眼。

“所以,你們冇做?”

“做什麼,你能不能把你腦子裡的那些黃色廢料給清一清?”

阮舒:“……”

“她直接吐我身上了,然後把自己也弄得一身都是。冇辦法我隻好先去洗澡。”

至於安迪,他直接把人扔在沙發上讓她自生自滅,也不知道她現在怎麼樣了。

得知整個真相的阮舒,再次:“……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