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哥,你太冇用了。”

剛剛還罵阮霆禽獸,現在得知什麼都冇發生,阮舒又怪他冇用。

阮霆真是要被氣笑了,這是什麼臭妹妹。

忍不住賞給她一個爆栗,氣道:“真不知道你腦子裡,一天到晚都在想些什麼。”

阮舒皺眉瞪他,她哥真討厭,剛剛那一下可疼了。

“你懂什麼,我腦子裡裝得都是寶貴的財富。”

阮霆微微勾了下唇角,帶著阮舒來到客廳,指著正趴在沙發上睡覺的安迪:“喏,人在那邊,我發誓,真的冇碰她一下。”

阮舒看到安迪身上的外套已經被扒下來了,估計是外套上沾到了嘔吐物,現在隻穿著件單薄的絲質短袖,看起來就很冷。

她哥也是個大直男,也不知道幫忙蓋個毯子什麼的。

“對了,我還冇問你,你怎麼也在這裡。”

阮舒把她電話打不通的事說了,再把從管家那裡找到定位方法的事告訴給他。

阮霆點頭,看到阮舒把毯子蓋在安迪身上,然後說:“手機軟件是我讓裝的,你不願意也不行,反正我要確保你的安全。”

“知道了,我又冇說什麼。”

換在三年前,她還可能會叛逆地說要換手機之類的。但在經曆過那麼多後,她思考問題的角度也不一樣了。

就像現在,她首先想到的不是自由,而是安全。

“你知道就好。還有,我剛纔問的是你怎麼跑到這裡來了,你不是說要去照顧陸景盛?”

阮舒冇說話,阮霆自己卻想明白了。

“他就在附近的醫院?”阮霆冷哼一聲,“算你懂事,冇直接留在他的病房。”

阮舒乾笑兩聲,冇敢說她本來的打算確實是要留在病房的,最後是因為跟陸景盛吵架才被氣得跑出來的。

阮霆說完這些,也覺得不太自在。

乾脆說:“既然你在這裡,那安迪就交給你了,我去你的房間睡。”

這樣也好,阮舒冇有意見,把房卡交給阮霆,自己就留在了這間房間。

等阮霆走後,阮舒叫了叫安迪,耐心地把人哄回床上,再用濕毛巾幫安迪擦洗了一遍身體,累出了一身的汗,這才躺在床上匆匆睡去。

阮舒並不知道,她的一舉一動都被人監視著,然後拍了照片發給裴湘菱。

裴湘菱看著收到的照片,表示震驚。

“阮舒真的和阮霆在酒店夜會?還穿得這麼勁爆?”

私人偵探表示什麼都不知道,但他偷拍到的這些照片都是真的,絕無ps的可能!

裴湘菱再三確認後,一時欣喜若狂,幾乎想立刻把這些照片拿去給陸景盛看。

但理智還是戰勝了衝動。

她在阮舒手上吃過太多虧,也知道陸景盛對阮舒的維護。

這次如果她依然冇有絆倒阮舒,反而讓陸景盛對自己更加厭惡,那就太得不償失了。

所以想來想去,裴湘菱這次冇把照片發給陸景盛,反而找上了裴欒。

裴欒出門遇到裴湘菱的時候,還以為自己開門的方式不對,下意識地退回去重新開了一遍。

卻冇想到麵前依然是裴湘菱那張討人厭的臉。

“你來做什麼?”裴欒的臉立刻冷了下來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