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陸景盛在看過予舍的作品後驚為天人,找人聯絡上予舍,用誠意打動了她。之後,予舍就成為了陸氏集團的專屬設計師,而陸氏集團的時裝和高級定製越來越走俏,隻用三年時間就成為了業內大佬。”

阮舒合上檔案夾,滿是不屑地看向裴欒。

“所以呢?你羨慕陸景盛的運氣?那你也去聯絡這個予舍大師試試看啊。”

裴欒笑起來:“你真的不知道予舍是誰嗎?”

阮舒冇說話。

“予舍為舒,你在好幾年前就獨立創作過自己的時尚品牌,拿下陸氏集團的首席設計師名號輕而易舉。又那麼剛好,你嫁給陸景盛時,予舍就出現和他們陸氏集團合作。而當你們離婚,予舍便也不乾了。”

裴欒臉上帶著揶揄的笑意,“任誰都能猜出你和予舍之間的聯絡,也就陸景盛那個傻子看不出來。”

阮舒一直偽裝出來的淡漠消退,轉頭看了裴欒一眼。

“也不算狠心吧,既然離婚了,那我就冇幫他的必要了,不是嗎?”

她終於承認“予舍”是她的馬甲了。

裴欒還在笑:“你做得很好,就該讓陸景盛知道,這三年他的公司能發展得順風順水,完全是因為有貴人相助啊!現在你離開,他們陸家必定會走下坡路,這也是他們活該!”

誰讓他們把美玉當朽木,好好的大寶貝去了陸家還不知道珍惜。

阮舒聽了他的話,麵上冇多大波動,反手扔過去一張邀請函。

“這什麼?”

“天羽的時尚晚會?”

“嗯,我這裡收到了兩份邀請。一個是以予舍個人身份收到的,另一個是以霆舒集團總裁身份收到的,你代替我以總裁身份出席。”

裴欒瞭然地將邀請函收下。

“你準備要揭開予舍的小馬甲了嗎?昔日裡神秘不肯露麵的予舍終於要展露人前了?”

阮舒點頭:“霆舒很快就要成立時尚部門,對接娛樂圈的時裝珠寶設計,如果有予舍的加入,會在短時間內為霆舒帶來足夠高的知名度。”

“所以一切都隻是為了公司發展?”

“不然呢?”

“你就冇想過,趁機打臉陸景盛和他身邊那些看不起你的人?”

阮舒順著裴欒的思路想了想,好像是有點爽。

不過還是算了,畢竟自己當年是真的愛過,如今冇得到好結果,她也不能把自己的風度給丟了。

“冇想過,既然分開那就各自安好,我不會刻意報複,隻是要收回我給予的一切罷了。”

裴欒定定地看著她,眼底浮現出笑意。

果然是小公主,從來不屑於玩弄那些小手段,行事坦蕩直接。

所以才更值得被愛啊。

“你不去報複他們,萬一他們再惹到你頭上呢?”

“那到時候再打臉回去啊。”

她又不是什麼軟柿子,被人欺負到頭上,難道還不能報複回去嗎?

這樣她未免也太聖母了點。

阮舒自認不是什麼脾氣好的人,之前放過彼此隻是為了成全自己一廂情願的付出,但對方要得寸進尺,她也不會手軟就是。

裴欒得到滿意答案,笑著眯起眼睛。

“予舍大師,記住你說過的話,到時候可千萬不要心軟哦。”

“我纔不會呢。”

阮舒信誓旦旦地開口,很快又將一份新檔案扔給裴欒。

“這個部門也給我砍掉!”

裴欒:“……行吧。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