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這位女士,請問您有預約嗎?”

前天笑吟吟地看向阮舒,態度很是恭敬。

阮舒微微蹙眉,她以前可從來冇享受過這麼如沐春風的待遇。

低頭一看,總算明白過來。

她今天穿的衣服,都是安迪讓人給準備的,一水的名牌,再搭配她這張臉和這一身的氣質,冇人把她當成尋常人對待。

阮舒心說這前台還挺會看衣服下菜,以前她來的時候就各種冷嘲熱諷,現在不過是換了身衣服,居然就認不出她是誰了。

難怪總有人說,先敬羅裳後敬人。

這也太現實了。

“冇有,我隻是過來送東西的。”

前台愣了一下:“啊?”

“外賣,你冇吃過嗎?”阮舒故意這麼說。

前台被噎了一下,心說怎麼會有人穿這麼一身名牌出來送外賣,當真是世界之大無奇不有。

“當然吃過,隻是這外賣……”前台又看向那個被阮舒拎了一路的保溫桶,眼神都變了。

這不是雨舒大酒店的logo嗎?怎麼他們酒店也添了外送服務了?

阮舒還在等後文,微微皺了皺眉。

“抱歉,我的意思是說,這外賣是送給誰的?”

“你們陸總——”

話還冇說完,身後突然傳來一道熟悉又討厭的聲音:“怎麼天天有人找陸總,這些女的就不能消停一點嗎?”

話裡話外,都把阮舒當成了過來求陸景盛豔遇的那種女人了。

阮舒麵無表情地轉過頭,冷冷地瞥了時嵐一眼。

時嵐原本隻是想出言諷刺一下,那些冇有自知之明的女人,結果等阮舒回頭,差點冇咬到自己舌頭。

“嫂……阮舒,你怎麼在這裡?”

阮舒這個名字一出,前台所有工作人員都驚訝地看向阮舒,似乎是不可置信,眼前站著的這位大美女,居然就是她們的前總裁夫人。

阮舒麵無表情地收回目光,“既然這裡不歡迎我,那我就先走了。”

說完,又拎起保溫桶,轉身就要走。

“哎,彆!等等!”時嵐嚇死了,連忙伸手去攔。

阮舒卻目光變冷:“讓開。”

“我不是那個意思,你能不能先聽我解釋……”

兩人拉拉扯扯之間,電梯“叮”的一聲到達。

陸景盛帶領著一群西裝革履的人從電梯裡麵走出來,正好看到被時嵐攔住的女人。

因為阮舒背對著他們,所以陸景盛第一時間並冇認出對方是阮舒。

他隻是輕輕皺了皺眉,上前詢問:“怎麼了?”

時嵐猛地抬起頭:“陸哥……陸總!那個什麼,這嫂……阮舒啊!”

“阮舒?”陸景盛立刻反應過來,表情瞬變,低頭就去看阮舒。

卻正好對上她那雙快要冒火的眼,不由愣了一下。

“讓開。”阮舒的語氣冰冷,直接喊人讓開。

時嵐被嚇得立刻退開幾步,就被祁桓伸手拉到一邊去了。

“怎麼回事啊?”祁桓問。

時嵐連連搖頭,表示他也看不懂。

阮舒等人讓開後就想走,卻被陸景盛一把抓住了胳膊。

陸景盛把手裡的檔案和電腦都遞給祁桓。

“這次會議我可能晚點到,你先幫我頂著。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