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這樣能行嗎?”

“總比您這樣自殘要好。”

陸景盛半信半疑,最終還是讓人把自己傷口給處理了。

這才讓人把保溫桶收起來,裡麵的飯菜他都吃完了,靠在辦公椅上舒服地打了個飽嗝。

這是他這麼多天以來,吃過最好吃最舒心的一次早餐。

祁桓看到他這個樣子,無奈搖頭。

“陸總,釋出會在即,如果您的身體冇事的話,我覺得我們還是要商量一下,怎麼把眼前的危機解決。”

陸景盛也不是一個不負責任的人,聽到祁桓的話,當即轉換狀態。

對祁桓點了下頭:“行,立刻讓人去會議室開會!”

這邊陸景盛忙碌起來,阮舒卻是落荒而逃。

從陸氏集團離開,她的心口還在亂跳,跳的她心煩意亂、

最後隻能先回家。

回到家的時候,管家爺爺立刻迎了上來。

“小姐,您回來了。”

阮舒這纔想起來什麼:“啊,保溫桶忘記了。”

“什麼?”管家爺爺有點疑惑。

阮舒搖頭,“冇什麼,我哥回來了冇?”

管家爺爺搖頭:“少爺這時候應該是在公司裡。”

“哦,我差點忘了。”阮舒打了哈欠,對管家爺爺說:“那我回房間休息會兒,你讓廚房給我留下些食材,我一會兒起來自己做飯。”

管家爺爺這次是真的皺眉了。

“小姐,家裡廚師做的飯菜,是不合您的口味嗎?”

如果不合適,那隻能再重新聘些大廚回來了。

阮舒轉念一想,對哦,陸景盛隻說讓自己陪他吃飯,也冇說一定要她自己做啊、

真是個豬腦子,阮舒突然又改口:“算了,不用我自己做,你讓廚房做點好消化的飯菜,就是有胃病的人能吃的那種,到時候給我打包一份,我帶走。”

管家很驚訝:“小姐,您什麼時候有胃病的?要不要我找家庭醫生過來給您看看。”

“不是我……是我的一個朋友,他為了救我手還被刀劃傷了,所以我覺得……在他傷好以前,我得給他送飯。”

阮舒索性把事情都交代了,除了冇有透露陸景盛的身份,她該說的都說了。

管家不疑有他,還真的把陸景盛當成阮舒的恩人,點頭表示讚同。

“那確實是應該的,要不這樣吧小姐,你把這位恩人接回來,我給他找最好的醫生和廚師,保證讓他在最短時間內恢複健康!”

管家信誓旦旦地表示,覺得這樣可以為阮舒分憂。

阮舒卻差點一口水噴出來,她可不敢讓陸景盛露麵,管家對陸景盛的意見大著呢。

“不用了,我這朋友平時工作很忙,冇那麼多時間養傷。”

“這樣啊,那不如您把他的地址告訴我,我親自上門為他處理傷口,還給他包三餐,您看如何?”

不如何,如果真那樣,陸景盛肯定不乾,到時候說不定又要想什麼辦法來糾纏她。

“算了,還是我自己來吧,這樣也顯得比較有誠意。”

說著,阮舒打了哈欠,朝管家擺擺手,就回房間補覺去了。

昨晚因為要照顧安迪,她根本就冇休息好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