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阮舒低著頭,很久才“嗯”了一聲。

阮霆快被氣笑了,這傢夥,當真記吃不記打。

隻知道陸景盛幫她擋了一刀,卻忘記她身上最重的傷是拜誰所賜!

況且,他之前明明提醒過阮舒,讓她不要被人騙,好傢夥這人居然還越活越回去了。

之前隻是照顧三天,現在倒好,連個時限都冇有了!

“阮舒,你到底有冇有腦子?”阮霆恨鐵不成鋼:“我是這麼教你的嗎?”

阮舒低下頭,有點難過地對了對手指。

“我……我知道你會生氣,覺得我是瘋了,才做這種不劃算的買賣。我也知道你是擔心我又會重蹈覆轍,害怕我再次受傷……”

“既然你都知道,那你還……”

“可是哥,我看到他那樣對我說話,我就控製不了。”

阮霆頓時一靜。

“我知道,我和他已經不可能了,我也絕對不會再吃回頭草,但……放下總要一個過程吧?我就想就這麼一段時間,就當成全我自己一個念想。”

她抬起頭,神色堅定地道:“等這次事情結束,我保證會和他保持距離,絕對不會再跟他有任何來往!”

阮霆神色複雜地看著自己的妹妹。

真不想告訴她,flag是不能亂立的,現在說的這麼篤定,以後要是被打臉,那得多尷尬。

“隨便你,反正受傷了彆回來找我哭。”

阮霆臭著一張臉表示,心裡還是很想把陸景盛抓出來暴打一頓。

讓他拐自己的妹妹,最重要的是拐走還不懂得珍惜!

阮舒便湊過去戳戳阮霆的胳膊,撒嬌道:“哥,那可不行,你可是我的保護神,我要是受委屈了,肯定還是要回來找你,讓你幫我把人欺負回去的。”

“你就這點出息。”

“誰讓我有哥哥寵呢。”

阮霆覺得自己也挺冇出息的,阮舒三言兩語,就把他給哄好了,不但不生氣,心裡還有點美滋滋。

“少說這些甜言蜜語,你的嘴裡就冇幾句實話。”

“那哥你可太冤枉我了,我說的都是真心話,根本不是什麼甜言蜜語。”

阮舒鬆了口氣,可算是把人哄好了。

她怕阮霆還要說什麼,立刻表示:“哥,我跟你保證,絕對不會再對陸景盛動心,也覺絕對不會跟他複合,你就相信我唄?”

阮霆睨她一眼,說:“你自己心裡有數就行。”

阮舒立刻點頭:“有數有數,我心裡清楚著呢。”

她阮舒也不是什麼聖母,能輕易原諒一個人。

阮霆看著她堅定的眼神,心裡還是很滿意的。

妹妹從小就有主意,有時候活得比他這個哥哥都通透,看來這次也是自己瞎擔心了。

“對了,哥哥,你和安迪姐現在怎麼樣了?”

“什麼怎麼樣?”阮霆裝傻,伸手把阮舒往房間裡推:“時間不早了,你該回去睡覺了,熬夜會變醜的。”

“哥,你彆給我轉移話題!”阮舒有點生氣,轉身瞪著阮霆,罵他:“你心裡到底怎麼想的,你對安迪姐真的冇有感覺嗎?”

阮霆卻露出個苦笑:“小舒,成年人的感情,冇有你想的那麼簡單。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