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時嵐,和予舍接觸的事就交給你負責,冇問題吧?”

時嵐自己家裡也有人脈,讓他來負責這一塊正好。

時嵐朝他比了個“OK”的手勢:“冇問題。”

陸景盛點點頭,又看向祁桓:“找新設計師的事,就暫時交給祁桓。其他人分彆配合他們,還要聯絡公關部門做緊急方案。”

“好的,陸總。”

隻有祁桓苦笑著推了推眼鏡:“我儘量吧。”

像予舍這樣的天才設計師,哪裡是那麼好找的,還得找風格類似但又不能構成抄襲的,實在是難。

陸景盛也知道他的為難,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。

“放心,既然三年前設計部冇倒,三年後就也不會倒。這次釋出會一定能成功!”

陸景盛說他會對整件事負責,不管最後結果是成功或者失敗,都由他來兜底。

項目組的員工這才放下心,按照陸景盛的命令去忙活,倒也有條不紊起來。

從設計部的項目組出來,陸景盛帶著祁桓和時嵐回到他的辦公室。

一離開員工的視線,時嵐立刻冇了正形,一臉八卦地看向陸景盛。

“你真離婚了?”

陸景盛臉色一黑,白了時嵐一眼。

見他冇否認,時嵐立刻一拍大腿。

“不是我說,你早就該離婚了!你和她之間又冇感情,何苦來哉?”

陸景盛嗤了一聲,問:“冇有感情就不可以結婚了嗎?當年我爸媽在一起,不也是冇感情,但他們過得也挺好。”

“你爸媽感情真的好嗎?”時嵐犀利反問。

陸景盛不說話了。

時嵐兩手一攤,無奈道:“冇有感情基礎的婚姻基本就等同於墳墓,你說你年紀輕輕,還有大好年華可以去放縱,又何必把自己拘於小小的墳墓,每天活得跟個苦行僧似得。”

陸景盛皺眉:“至少我爸媽現在也冇什麼不好。”

“你爸媽看起來好那是因為他們有你,如果不是你一手撐起陸氏集團,他們早就撕的頭破血流了。再說了,你爸媽在一起勉強能算是門當戶對,但你和阮舒呢?”

“她根本配不上你!”時嵐輕描淡寫地表示。

陸景盛的朋友,就冇一個看得上阮舒的。

都覺得阮舒太過土氣,整天灰頭土臉的,和外麵神采飛揚的小姐姐冇有半點可比性。

再加上陸景盛身邊還有個溫柔可人的裴湘菱,大家都下意識地拿阮舒和裴湘菱比較,最後得出來的結論就是,阮舒比不上裴湘菱,阮舒不配和陸景盛在一起。

不得不說,大家會有這個認知,一方麵和陸景盛的放任有很大關係,另一方麵也是因為裴湘菱在人前太會偽裝。

裴湘菱向來八麵玲瓏,用她那點小手段把陸景盛的朋友們是玩弄於股掌之間。

大家都把裴湘菱當成親妹妹在疼,基本上隻要她發話,其他人就不會不從。

說回時嵐,他其實對裴湘菱不感冒,但他對阮舒就更加不感冒。

因為阮舒作為陸景盛的妻子,其實是很不合格的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