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什麼關係?”阮舒一下子冇反應過來。

陸景盛有點難以啟齒,但最後還是說:“就是你和裴欒那種關係。”

阮舒一開始還冇覺得不對勁,因為他確實把裴欒也當成她的哥哥,從兄妹關係上來說,確實算一樣的吧。

但她很快回過神來,頓時瞪大眼睛:“你才和陸雪容有那種關係呢,你個變態!”

陸景盛:“?”

這和雪容有什麼關係?

陸景盛不明所以,阮舒卻反應過來:“你誤會了,我隻把阮霆當成哥哥,所以纔會做這樣的比喻。”

陸景盛不知為什麼鬆了口氣,點點頭說:“知道你不是那種人,但有些人知人知麵不知心,你彆太相信阮霆了。你對他冇想法,但他說不定會對你……”

剩下的話他冇說完,但想來也不是什麼好話。

他是故意這樣說的,讓阮舒提高警惕的同時,也能讓阮舒離阮霆遠一點。

阮舒聽明白了陸景盛話裡的意思,隻覺得荒唐。

阮霆能對自己有什麼想法,他是自己的親哥哥,自己是他的親妹妹。

除非阮霆是禽獸,否則他不可能對自己有其他想法。

但這些不好跟陸景盛解釋,於是阮舒隻能怒瞪陸景盛。

“他纔不是那種人,陸景盛你不要淫者見淫。”

陸景盛:“……”

他眉頭緊蹙,不知道為什麼阮舒這麼維護阮霆,就這樣了,他們兩人還冇什麼關係嗎?

“你不懂,現在很多人都不想表麵看上去那麼簡單,我是擔心你被騙。”

阮舒一下子就火了:“擔心我被騙?我看你還是擔心擔心你自己吧。要說目的不純的人,首要的那個人不就是你嗎?”

“你敢說你讓我每天陪你吃飯,不是冇安好心?”阮舒瞪他,“自己都冇做到的事,憑什麼去要求彆人?”

陸景盛直接被懟到冇脾氣。

“你先彆生氣,我不是那個意思。”

阮舒冷笑,還不是那個意思,真當自己是傻的嗎?

根本不想聽他廢話,拿了東西就要走。

陸景盛急忙追出來,在走廊上拉住她的手。

秘書處都震動了,冇想到有一天能看到陸總這麼緊張兮兮的樣子,簡直是賺到了。

而就在這時,電梯“叮”的一聲。

門開了,裴湘菱從裡麵走了出來,正麵對上阮舒和陸景盛。

眼睛不由眨了眨。

“陸哥哥,你和阮姐姐在玩什麼呢?”

明明已經嫉妒地快要維持不住臉上的平靜,裴湘菱還是儘力維持住了。

也冇跟以前那樣找事,隻是滿是好奇地詢問了一句。

阮舒看到裴湘菱,表情就變得很難受,立刻甩掉陸景盛的手,冷笑著說一聲:“我倒是忘了,你明明有人可以照顧你。既然如此,那以後我都不會再來了。”

陸景盛卻緊緊握住了她的手,不讓她離開。

目光陰冷地看向裴湘菱:“你又跑過來做什麼?”

“我……”

“家裡的行李收拾好了?馬上就要出國,應該有不少東西要收拾吧。”

裴湘菱的眼淚瞬間就掉下來了,上前就想拉陸景盛的袖子。

“今天是我哥的生日。”裴湘菱說,“就今天一天,你不能陪陪我嗎?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