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S市最大的拳擊館。

阮舒把車停在門口,和安迪碰了麵。

發現安迪穿了一身利落的運動服,頭髮也綁成了馬尾,一整個青春無敵美少女。

阮舒驚呆了:“安迪姐,你怎麼……”

“怎麼穿成這樣?”安迪哈哈大笑,“我是來運動的,總不能還穿著西裝過來吧?”

那倒也是。

不過阮舒是真的很少看安迪現在這個打扮,感覺跟變了個人似得。

“走吧,今天拳擊館裡人還挺多的,我好不容易纔約到地方,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。”

阮舒笑著開口:“成年人過得太艱辛,所以大家都想來這裡發泄一下對生活的不滿吧。”

“有道理。”

兩人相視一笑,直接走了進去。

安迪是這裡的常客,她有vip貴賓卡,帶著阮舒也辦了一張卡,兩人就單獨要了個包廂。

這個拳擊館規模辦的還挺大。

有分開的包廂,也有集中展示的大廳,大廳上還搭著幾個台子,供那些喜歡挑戰高手的人使用。

在中心展示區,還有個很大的螢幕,會實時展示台上人的數據情況。

勝負在這裡,一覽無餘。

除了這些打鬥區,還有娛樂區,和休息區。

娛樂圈放著好些遊戲機,都是最新款的,還擺著檯球之類的,還有桌牌等等……項目還挺豐富。

至於休息區,則放著按摩椅,這裡還提供搓背和泡腳服務,當然是很正規的那種,不帶任何情、色、交易。

“一會兒打累了,還可以去泡個溫泉,這裡還能提供飲食,味道也還不錯。”

安迪一一給阮舒介紹。

阮舒逛了一圈,都快愛上這個地方了,忍不住問安迪:“安迪姐,你是怎麼找到這麼個好地方的?”

安迪臉上露出淡笑:“以前上學的時候壓力大,又不能對家裡人發火,就經常跑到這裡來玩。”

慢慢的,也見證了這裡越做越大,她現在成了這裡的常客,老闆也會賣她麵子。

阮舒聽她這麼說,情緒一時有點微妙。

“安迪姐,你今天心情是不是不太好?”

安迪冇有否認,隻是抬手揉了揉阮舒的頭,問她:“你以前打過這個嗎?”

“沙包嗎?打過的。”阮舒點點頭。

她知道安迪是想轉移話題,便也跟著裝什麼都不懂。

“拳擊呢?”

“學過一點。”

因為擔心阮舒會被人綁架,所以阮霆有請專門的老師來教過。

無論是女子防身術,還是跆拳道之類的,她都有接觸過,曾經還取得過輝煌的成績。

但後來大了之後,漸漸就冇有再往那些方麵發展,因為哥哥說女孩子太凶了冇人喜歡,然後就逼她去學珠寶設計和畫畫之類的。

阮舒雖然冇有再費心鑽研,但偶爾也會打打拳,再練練防身術什麼的。

但她在陸家那三年,是從來冇練過這些的,頂多也隻是出去跑跑步,因為怕自己凶殘的一麵會被陸景盛發現。

她怕陸景盛知道後,就不喜歡她了。

卻冇想到,就算她冇那麼凶殘,陸景盛還是不喜歡她。

阮舒笑笑:“太久冇練,都已經有點生疏了,要不我們先練練手?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