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裴湘菱的眼淚無聲落了一地。

她轉頭看向陸景盛,委屈地看著他,聲音並不歇斯底裡,隻是很平靜地反問:“我說錯了嗎?”

“是不是她先跟你提的離婚,離婚後她是不是和我哥在一起了,然後現在還要回來戲耍你。不止如此,還一次次往我頭上潑臟水,說我跟你有染,汙衊我破壞你們夫妻之間的感情。”

“陸哥哥,我也是個人,你能不能不要老是偏袒她?”

這話說完,現場大家看著阮舒她們的目光又一次改變了。

原本還以為是渣男和小三偶遇前妻的戲碼,現在卻發現這個前妻纔是個狠角色?

大家的吃瓜熱情都被激發出來了,都目光灼灼地看向阮舒,想知道她會如何迴應。

阮舒隻是突然低低笑了一聲。

“偏袒?你管三年來的無視和不聞不問叫偏袒?”

阮舒笑著搖頭:“那這偏袒給你,你要不要?”

裴湘菱的眼淚頓住。

“小舒,之前都是我的錯,你彆……”陸景盛突然感到一陣窒息,阮舒望過來的眼神,讓他覺得很不安。

“陸景盛,既然已經離婚了,那我無論和誰在一起,都跟你沒關係吧?”

陸景盛沉默。

“我真的很厭煩跟你們一直玩這種澄清的戲碼。”

“無趣,又讓人覺得噁心。”

阮舒說,“我今天心情本來很開心的,但看到你們倆,我就覺得反胃。哥哥妹妹的戲碼,你們玩不膩嗎?裴湘菱,你真有你說的這麼無辜嗎?午夜夢迴的時候,你都不怕那個到死都被你利用的親哥,會回來找你報仇嗎?”

裴湘菱猛地瞪大眼睛,就連陸景盛也跟著加快了呼吸。

阮舒為什麼這麼說,她都知道些什麼?

“放過我吧,我以後跟你們冇有任何關係,你們也彆再來煩我了,算我求求你們。”

說完最後一句,阮舒轉身就走。

安迪著急地看著阮舒離去的背影,想了想突然走到陸景盛的麵前,抬手狠狠給了陸景盛一個耳光。

“陸景盛,這是你欠小舒的,你到底有什麼臉一直帶著這個女人出現在她麵前?你傷害了她三年還不夠,到現在還想要折磨她嗎?你跟她到底有什麼樣的深仇大恨,非要你這麼作踐她纔開心。”

陸景盛捂住自己的臉,一言不發。

剛纔阮舒說的話,讓他的心痛到無以複加。

是真的很難受。

全身無力,連一個字都說不出來。

裴湘菱看到陸景盛被打,頓時急了。

“你就是個局外人,你有什麼資格罵陸哥哥,你知道事情真相到底是什麼嗎?”

安迪反手又給了裴湘菱一耳光,“我是局外人,你他媽就是局內人嗎?他們倆的婚姻,跟你又有什麼關係,你媽是個小三,你自己就能恬不知恥地上去給人當小三了?”

裴湘菱捏緊自己的拳頭,惡狠狠地瞪著安迪,恨不得將這個女人的嘴巴給封起來。

“小舒是個體麪人,所以她並不會主動找你麻煩。要是你再敢針對她搞事,我是不會放過你的。”

“不信的話,你就試試看。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