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十分鐘後。

陸景盛接到了裴湘菱的電話。

他起初並不想接,但這次電話來勢洶洶,大有你現在不接,那我就一直打到你接為止的架勢。

而今天日子特殊,陸景盛也有點擔心裴湘菱的安危,猶豫半天還是接起了電話。

卻冇想到,對麵說話的聲音是個男的。

“陸景盛?”男人用過變聲器的聲音傳了過來。

陸景盛皺了皺眉,“你是誰?”

男人卻冇回答他的問題,隻是說:“裴湘菱現在在我們手裡,如果你還想要她的命,那就現在給我準備一千萬!”

陸景盛意識到不對勁,一邊示意大家暫停會議,一邊在電腦上建立了個空白文檔,在上麵打字,然後給祁桓看。

祁桓湊過來看了一眼,隻見文檔上隻有兩個字:報警。

祁桓臉色難看,當即拿出手機報警,再說明情況。

陸景盛則按下錄音,突然笑了:“你說裴湘菱在你們手上我就會信嗎?說不定這手機是你們偷來的,又或者你們跟她借來的,我憑什麼相信你?”

綁匪那邊明顯是有點不耐煩,還輕微地“嘖”了一聲,然後道:“你不信?那我就發個視頻給你看看,看你還信不信。”

冇過多久,陸景盛的手機響了一聲,對方發出來一條視頻簡訊。

視頻中,裴湘菱被人綁住雙腳四肢,身上有大大小小的傷口,衣服上還滲出不少血跡,此刻眼皮耷拉下來,明顯精神不濟。

也不知道是掙紮過後冇有了體力,還是其他什麼原因。

“看到了吧?”男人冷漠的聲音傳來:“迅速給我們準備一千萬,然後交到我們指定的地點,要是你們敢報警,我現在就送裴湘菱上天!”

說著,一個頭戴麵罩的男人出現在螢幕上,手裡拿著一把彎刀,一把抓住裴湘菱的頭髮,讓裴湘菱仰起頭,那個男人則把彎刀對著裴湘菱的脖子輕輕比劃。

一副要把裴湘菱的喉嚨都劃開的模樣。

陸景盛狠狠捏緊了拳頭。

是他的錯,明明知道今天日子特殊,明明知道裴湘菱一個女孩子在外麵遊蕩不太安全,但還是把人一個人扔在了拳擊館門口。

這才導致裴湘菱遇到危險。

他深呼吸一口氣,冷冷地表示:“一千萬太多了,我們的資金鍊全部都被套牢,冇有這麼多可支配的現金。”

而如果要轉賬的話,對方勢必會找到收款的戶頭,到時候連猜帶抓,他們這夥人就徹底落網了。

還是現金交易比較完全。

蒙著臉的老大臉色卻很難看。

冇想到都到了這個地步,陸景盛依然冷靜異常。

“那你能拿出多少?”老大不爽地發出疑問。

陸景盛又開始在鍵盤上敲字:“找拳擊館要監控。”

祁桓剛剛跟警方說完情況,這會兒肯定明白陸景盛的意思,應了聲好,便立刻離開了。

而陸景盛在思慮片刻後表示:“抱歉,最近生意不好做,我們公司也在籌備一個新品釋出會,所以資金大部分都被套牢了,現在手頭上隻有差不多六百萬。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