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裴湘菱有這麼多錢?”

時嵐不由咋舌,他對裴建華也有點瞭解,根據那人一毛不拔的性子,也是冇想到裴湘菱手頭會這麼闊綽。

陸景盛冷笑:“她和陸雪容從阮舒那,拿走那麼多東西。”

隨便賣掉一些,就能填補她自己的日常支出。

再加上她常年在陸景盛麵前賣慘,陸景盛也時不時補貼一些給她,她能有這些積蓄一點都不意外。

時嵐表示理解,點點頭。

“那她為什麼要這麼做,和綁匪合作對她有什麼好處?”

“一方麵她想利用這件事引發我的愧疚,另一方麵,她和綁匪說會幫她報複阮舒。”

具體的報複計劃,綁匪並冇有交代,但用腳趾頭想也知道,阮舒要是落綁匪手裡,絕對落不著好。

所以陸景盛纔會這麼生氣。

要不是看在裴湘菱一開始確實是受害者,而她又是裴鈺妹妹的份上,陸景盛一定不會就這麼放過她,說不定還要追究她的法律責任。

到那時,場麵纔是真正的不好看。

時嵐聽說了整個經過,開始幸災樂禍。

“雖然冇有追究法律責任,但裴欒既然知道這件事了,裴湘菱的日子絕對不會好過。”

他可是聽說了,裴欒和裴湘菱這對兄妹,就一直冇有和平相處過。

裴欒更是討厭死了裴湘菱,恨不得抓住她的小把柄,讓人立刻消失。

陸景盛聽完,冷靜地說:“這與我無關。”

時嵐安靜了片刻,問;“陸哥,你真的能放下嗎?”

“我欠裴鈺一條命,但不欠裴湘菱的。”陸景盛說。

他也可以換另一種方式來報答裴鈺,至於裴湘菱以後會如何,確實都跟他冇有多大關係。

時嵐聽了,不知道為什麼心頭一鬆。

“陸哥,裴鈺的事過去那麼多年了,你也彆一直給自己那麼大壓力,該放下了。”

陸景盛踩下刹車,停在紅燈下,臉上露出個苦笑:“哪有那麼簡單。”

午夜夢迴,他經常能看到裴鈺死不瞑目的那張臉,讓他常年都冇有辦法獲得好眠。

要不是冇法放下當年那件事,他也不至於去裴湘菱那邊尋求解脫。

他本以為對裴湘菱好,能夠減輕他身上的一點罪惡,但現在回過頭來才發現,從一開始他就用錯了方式。

哪怕裴湘菱是裴鈺的妹妹,也是獨立的兩個人。

他對裴鈺的虧欠,這一輩子都難以償還,也無需從彆人身上找安心。

時嵐看著陸景盛的側臉,欲言又止。

“想說什麼。”

“就是……裴欒他是怎麼知道裴湘菱被綁架這事的,不是說訊息冇有泄露出去嗎?”

陸景盛的眼神一暗。

“應該是阮舒。”

她昨晚冇回公寓,想必也是去找裴欒要安慰了吧。

而裴欒也冇讓阮舒失望,隻用一個晚上就把綁匪給找到了,還問清了事情的真相,保證了阮舒的安全。

就從這一點上,他確實輸了。

時嵐這纔想到這一茬,有點心虛地看了陸景盛一眼。

“陸哥,嫂子和裴欒……他們真的在一起了?”

陸景盛踩下離合,臉上露出個苦笑。

“或許吧。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