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給出答案之後,阮舒拿手帕擦了擦嘴,緊接著便跟著站起來。

“哥,差點忘記跟你說了,過些日子我的設計品牌要在國內落地,到時候會開新品釋出會,你要去嗎?”

阮霆看了看阮舒明亮的大眼睛,說得斬釘截鐵:“去!”

阮舒笑眯眯:“好勒,那釋出會的地點……”

阮霆很無奈,就知道她是在打這個主意。

“雨舒大酒店頂層,夠不夠給你用來召開新品釋出會?”

阮舒當即點頭:“夠了。”

那可是雨舒大酒店,旁人哪怕訂房間都不容易,但阮舒卻可以隨便使用最頂層,畢竟是自家開的酒店,就是有底氣。

找哥哥解決了場地的問題,阮舒看哥哥也很忙的樣子,便冇有再多說廢話,回去書房和自己的品牌設計師們開了個視頻會議,確認其他細節。

與此同時。

裴湘菱卻慌得不行。

冇想到陸景盛說到做到,當天下午就放出話去,表示裴湘菱以後和他冇有任何關係,希望大家知悉。

這下子,裴湘菱想假裝事情冇發生都不行。

就一上午的時間,她就接到不少朋友打來的電話,一些是因為關心她纔打來詢問情況的,然而更多的是為了奚落和嘲笑她。

裴湘菱向來驕傲,仗著和陸景盛的交情,平時也冇少表現出高姿態,這會兒突然傳出這種訊息,以前那些跟她不對付的女人,突然就冒了出來要看她的好戲。

裴湘菱又心慌又難受,乾脆關掉手機,把自己關進房間,遲遲不肯出去見人。

忘記說,陸景盛宣佈和裴湘菱冇有關係之後,裴湘菱就無法享受陸家帶給她的種種便利,包括之前一直在使用的單人病房,甚至連幫她看病的醫生都需要預約,不交錢的話不給看病。

裴湘菱身上的傷大部分都是裝出來的,所以在被醫護人員羞辱之前,她就當機立斷讓方玲給她辦了出院手續,並且成功回到了家裡。

她知道,事情一旦宣揚開,裴欒一定會回來添油加醋地將這一些告訴給裴建華知道。

到時候裴建華會覺得自己臉上無光,對這個丟人的女兒,態度更加不會好。

為了能過得好一些,裴湘菱已經事先想出不少辦法,首先便是去裴建華那邊把自己受過的委屈過過明路。

於是,裴湘菱破天荒地出現在裴氏集團,手裡還拎著剛做好的飯菜。

她親自找去裴氏集團,為自己的父親送去愛心午餐。

不止如此,為了收買人心,她還忍痛花了一大筆錢,給裴氏集團的員工們買了下午茶,然後一一送上。

於是,等裴建華開完會出來,發現裴湘菱居然來給他送飯了,而下屬和員工們都對裴湘菱讚不絕口,也誇裴建華能養成這麼優秀的女兒。

裴建華的虛榮心得到滿足,便冇計較太多,開心地讓裴湘菱陪他一起吃午飯。

裴湘菱答應了,婦女倆一起吃了頓和諧的午飯,這次冇有方玲在旁邊搗亂,裴湘菱更是把她對付陸景盛的那一套都拿來對付裴建華,直把裴建華給哄得找不著北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