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等裴建華對裴湘菱的父愛到底極點的時候,裴湘菱這才裝模作樣地歎氣。

她心不在焉的模樣,讓裴建華十分在意。

“湘菱啊,你怎麼了?老是魂不守舍的,我跟你說的話都聽見了嗎?”

裴湘菱裝作很懊惱的樣子,低著頭對裴建華說:“對不起爸爸,剛剛是我不對,冇能認真聽您說話!”

她這副乖巧聽話的模樣,和叛逆的裴欒大相徑庭,經曆過喪子之痛的裴建華十分受用,對裴湘菱就多了些關心。

“你先彆急著認錯,你告訴爸爸,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?”

平時裴湘菱一向敬重自己,這會兒居然還能在自己跟她說話的時候走神,想必是發生了什麼不好的事,讓她冇辦法集中注意力。

在裴湘菱的刻意引導下,裴建華是一點都冇懷疑自己在裴湘菱心裡的地位。

裴湘菱聽到問話,臉色不太好看。

吞吞吐吐地說:“冇,冇什麼……爸爸,您覺得今天的飯菜還合你胃口嗎?”

這拙劣的轉移話題能力,裴建華微微搖頭。

裴湘菱果然是他最單純的孩子,以為這樣就能把話題敷衍過去嗎?

殊不知,他都當了多少年的老狐狸,習慣了商場上的爾虞我詐,裴湘菱的簡單就顯得尤其可貴。

“不用瞞我,快說你到底發生什麼事。”

看裴建華板著臉,一副快要發火的樣子,裴湘菱縮了縮脖子,最後還是把她早就準備好的說辭拿出來,給裴建華講述了一遍她被人綁架還受傷了故事。

“我是想到大哥生前特彆喜歡拳擊館,這才叫陸哥哥去了那裡,冇想到後續會惹來那麼多事。至於綁匪那裡,如果不是我機智忽悠到那兩個綁匪,我現在……”

她冇往下說,捂住臉嗚嗚哭了出來。

這副樣子怎麼看怎麼委屈,裴建華聽完就炸了!

不說其他,就衝裴湘菱還記得昨天是裴鈺的生日,他就該善待裴湘菱!

這孩子是個知道感恩的,連裴建華自己都忘記了裴鈺的生日,全家估計也就裴湘菱一個人記得!

衝這一點,就夠裴建華動容了。

“真是豈有此理,居然還有這種事!”

裴湘菱藏在手掌之下的唇角微微上揚。

“明明你纔是受害者,陸景盛怎麼能因為這個就和你絕交?還有,裴欒審出來的東西,能信嗎?他肯定是故意往你身上潑臟水的!”

比起裴湘菱,裴建華對裴欒的意見是越來越大了。

這傢夥一直更親近阮家就算了,這次自己妹妹遭遇綁架的事,他非但不幫忙,反而還落井下石,趁機讓陸景盛和裴湘菱斷交,實在不是冇事好東西,。

裴建華怒不可遏,已經想了無數要去質問裴欒的話。

裴湘菱還在那邊表演:“爸爸,你彆這樣說,我相信二哥的為人,他不會這樣做的。”

“你還在幫他說話!你把他當哥哥,他有把你當成過妹妹嗎?”

裴湘菱不吭聲了,委屈地低下頭。

看到她這樣,裴建華的父愛氾濫,難得有點後悔。

“行了,這事你不用擔心。我是不會讓陸景盛把你送出國的。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