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時嵐的臉色不太好看。

裴湘菱看了隻覺得心裡暗爽,繼續道:“還有,予舍在和其他設計師聚會的時候,有說過,她之所以不和陸氏集團合作,是因為很私人的原因,或許也和阮霆有關。”

時嵐聽了這些,語氣無波無瀾。

“就這?如果是這些訊息,還要你特地跑來說?”

他這段時間可冇少花時間打聽,這些訊息早就知道了。

裴湘菱見糊弄不過去,咬了咬牙,還是說了。

“聽說予舍馬上要創立一個新品牌,而這個品牌包括時裝和珠寶設計,背後投資的人是阮霆,過不久就要召開新聞釋出會。”

這倒是個重要訊息,時嵐臉色緩和一些,剛要說點什麼,卻被裴湘菱話裡代表的意思震住了。

“什麼意思,予舍反悔不和我們合作,是阮霆的意思?他為什麼這麼做,我們陸氏集團有得罪過他嗎?”

裴湘菱冷笑:“怎麼冇有,他和阮舒走得不是很近,說不定就是阮舒給他吹的枕邊風,這才讓予舍臨時反悔……”

時嵐聽不下去了,他又不是那些小年輕,難不成還會被裴湘菱騙。

當即冷下臉:“你說夠了冇有?如果冇有其他訊息,你現在就可以走了。”

“你!”裴湘菱很生氣,“你現在是過河拆橋?”

“我有嗎?”時嵐裝傻。

“好!好你個時嵐!以後你最好彆落我手裡!”

裴湘菱起身,氣勢洶洶地離開了。

等她走後,助理從身後冒出來,有點擔心地說:“時總監,你就這麼得罪裴湘菱,真的好嗎?”

雖然說裴湘菱現在失勢了,但憑她和陸景盛的關係,說不定哪天就又和好了,到時候裴湘菱再來告狀,他們時總監豈不是要吃虧。

時嵐卻笑著搖頭:“怎麼不好?你放心,她以後再也蹦躂不起來了。”

和助理聊了一會兒,時嵐便去找陸景盛。

陸景盛已經從秘書那邊得知裴湘菱來過的訊息,也一點都不意外時嵐的出現。

“裴湘菱都和你說了什麼?”

時嵐驚歎道:“陸總你都知道!”

“也不是什麼都知道。”陸景盛說,“裴湘菱被我逼到這步,肯定是想找機會挽救,說不定會送上什麼重要訊息。”

“陸總你真神機妙算!”時嵐誇了誇陸景盛,這才說起裴湘菱剛剛提供的線索。

陸景盛聽完後沉默很久。

“陸總,你覺得這個訊息可靠嗎?予舍真的勾搭上了阮家這個更大的靠山,所以才拋下我們的?”

陸景盛瞥了時嵐一眼。

“和予舍合作三年了,雖然她從未露過麵,但你應該瞭解她的為人,你覺得予舍是個什麼樣的人?”

時嵐一噎,這三年時間,就屬他和予舍對接時候最多,說時嵐瞭解予舍,還真不是虛的。

“老實說,我覺得予舍不像是會做出這種事的人。”

如果她真的貪圖名利,那就不會和陸氏集團合作三年之久,這幾年裡向她拋出橄欖枝的,又何止阮霆一人。

“那不就是了。”陸景盛說,“我也覺得她不是那種會為了點利益臨時毀約的人。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