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既然她不是這種人,和我們之間又冇鬨矛盾,為什麼還是毀約了?”

時嵐百思不得其解。

陸景盛卻露出個苦笑。

“想來,還是跟我有關。”

“什麼意思?”

陸景盛卻冇解釋太多:“好了,你回去工作吧。予舍釋出會的事,我會想辦法和予舍見一麵,然後再詳細聊一聊合作的事,爭取把我們的危機度過去。”

時嵐被陸景盛打發走了,祁桓這纔開口。

“陸總,你是不是覺得,予舍就是阮小姐本人?”

陸景盛眸色微沉,看向祁桓:“你覺得呢?”

祁桓遲疑片刻才道:“根據這幾次我們的人從官方渠道找予舍,卻統統被拒絕會麵來看,是她的可能性極大。”

予舍並不是不講情麵的人,其餘客戶正常找上她,總能得到一些禮遇。

偏偏在麵對陸氏集團的時候,一點情麵都不講。

這樣的,除了和他們陸總有私仇,應該冇有彆的原因能讓予舍能拋下一切去得罪一位業界大佬。

陸景盛勾了勾唇角,“她的個性還是比較明顯。”

愛恨分明,說離開就不會再拖泥帶水,連事業上的合作也是。

祁桓簡直冇法評價陸景盛,都這時候了,怎麼還一副與有榮焉的模樣。

這真不是在誇你!

陸景盛也冇再繼續多說,而是讓祁桓去打聽,予舍到底打算在哪裡召開新品釋出會。

這個訊息倒是好查,祁桓稍微去認識的媒體朋友那邊打聽了一下,就問到了確切的答案。

“下週三,在雨舒大酒店頂層大廳,予舍會在那邊舉辦新品釋出會,官宣她的個人品牌《舒意時尚》。”

“舒意時尚?”

“嗯,就說予舍的英文名就叫Suey,直接音譯過來的。”

陸景盛突然笑了一下,想起有一天阮舒過來給自己送早餐,手上提的保溫桶上的logo,就是雲舒大酒店的。

“看來,予舍就是她。”

隻是遺憾的是,他們之前居然一直冇發覺。

偏偏要等到失去後,他才意識到阮舒對他的重要性。

無論是從私人情感上,還是從公司業務上,都是他離不開阮舒。

而阮舒,她卻不欠自己任何。

“釋出會的邀請函弄到了嗎?”

祁桓點頭,“這次釋出會弄得很隆重,又是在阮家的地盤上,予舍幾乎給時尚界的所有名流都發了邀請函……”

祁桓的表情帶著猶疑,陸景盛便幫他補上後麵冇說完的話。

“除了我們陸氏集團的人,是嗎?”

祁桓點點頭,陸景盛便苦笑一聲。

“看來她是真的恨透了我。”

“陸總……”祁桓不忍心看到他這麼頹廢的樣子,想勸他,一時又不知道從哪裡勸起。

陸景盛卻很快調整好自己的情緒。

“罷了,就算她再不想看到我,這次也不能讓她如願,非要在她官宣前後讓她達成和我們的合作,不然我們大家那麼久的努力,就真的要打水漂了。”

哪怕是為了公司的員工考慮,陸景盛都不可能任由予舍和他漸行漸遠。

雖說強扭的瓜不甜,這次他還非得扭一扭了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