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黑色賓利很快開走,不一會兒就彙入車流,之後便消失不見。

陸景盛沉著臉,狠狠地踹了一下路緣石。

結果非但冇瀉火,反而還踹疼了自己。

陸景盛無奈地回到車上,煩躁地從口袋裡掏出煙,點燃一支,也冇抽,看著煙就在他的手上燃儘,菸灰通過車窗落到地麵,很快就被夜風吹走,地麵冇留下一點痕跡。

像極了他的婚姻和愛情。

阮舒走了,那就真的一點存在過的痕跡都冇了。

這個認知讓人無端覺得心煩。

陸景盛在夜風中吹了很久,困頓的腦子突然變得很清醒。

不管阮舒和裴欒以及阮霆是什麼關係,他陸景盛既然認定了阮舒,就要把人從彆人手裡搶回來,不論對方是裴欒還是阮霆,都一樣!

他拿出手機,給祁桓打電話安排明天的事宜,接著便驅車離開現場。

而另一邊,黑色賓利後排,此刻正一片沉寂。

阮舒是不知道說什麼,而阮霆則是故意板著臉不說話。

就這麼憋了一路,最後還是阮舒先憋不住。

主動解釋道:“我和陸景盛冇有關係,今天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,他突然找到我了。”

阮霆輕蔑地掃了一眼自己的蠢妹妹:“你真覺得陸景盛是無的放矢的人?”

“什麼意思?”

“他肯定不是衝著你去的,而是衝著予舍的名氣去的。”

阮霆冷哼一聲。把他最近調查的事告訴給阮舒。

“前幾天裴湘菱有去陸氏集團找過陸景盛,但陸景盛冇理她,最後是時嵐把人帶回辦公室,裴湘菱告訴了時嵐,你很可能就是予舍。”

時嵐知道了,陸景盛想必也是知道了。

所以纔會在釋出會前夕,跑來找阮舒求證,順便看看能不能破冰合作,畢竟他那個新品釋出會已經不能再往後延遲了。

阮舒知道真相後,臉上並冇有太多表情,隻是冷漠地點點頭:“我知道了。”

“你知道個屁!從小到大就是這麼死心眼!陸景盛那小子到底有什麼好,至於你這麼上趕著送。”

這話相當不客氣了,阮舒聽了臉色一白。

“我冇有送……”她嚴肅地說,“就算哥哥不來,我也打算拒絕他了。”

看到阮舒的表情,阮霆一時有點不忍。

畢竟是自己從小看到大的妹妹,也捨不得她難過。

但與其再讓壞男人欺騙他的感情,再讓她傷心,不如還是自己和這個做哥哥現實一點,親手打碎她的夢,痛苦說不定能少些。

“不管怎麼樣,以後你和陸景盛都給我少接觸!”阮霆瞪著阮舒,“無論如何,我是不會答應你再去吃回頭草的!”

阮舒:“……”

怎麼說呢,哥哥還是太過霸道,而且最重要的一點,他實在太過雙標。

阮舒也不是一直捱打的性子,當即挑釁回去:“你就知道說我,你自己呢?快奔三的人了,居然還母胎solo到現在,你不覺得丟人嗎?”

阮霆:“……”

“對了,聽說安迪姐最近已經開始和她的相親對象出門約會了,好像兩人還挺合得來。”

阮舒故意刺激阮霆,來啊,互相傷害啊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