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說是捧場,阮舒倒覺得他是故意來砸場子的。

忍不住瞪了他一眼:“你捧哪門子的場,人家有邀請你嗎?”

陸景盛訝異地看著她:“你這麼知道她冇邀請我?你認識予舍?”

阮舒心裡一驚,張嘴就要反駁:“認識又怎麼樣,還想讓我給你引薦嗎?”

“那倒不用。”陸景盛淡定地收回目光。

阮舒在背地裡吐槽了一句“假惺惺”,轉過身就想走。

陸景盛快她一步繞到她身前,再次道:“你就這樣落荒而逃,讓我覺得可疑啊。”

阮舒翻了個白眼:“你那隻眼睛看到我落荒而逃了?我才覺得你更可疑!”

“予舍為舒,要成立的時尚公司叫《舒意》,英文名Suey,冇記錯的話,這應該是你的英文名?”

阮舒皺眉看向陸景盛。

“你到底想說什麼?”

“你該不會就是予舍吧?”

陸景盛突如其來的問題,堪稱石破天驚。

阮舒卻像是早有預料,半點冇露出破綻,反而還笑吟吟地反問:“你信我是嗎?”

陸景盛露出苦笑,“信,怎麼不信。”

阮舒卻嗤笑一身:“結婚三年,你連我有什麼愛好都不知道,這會兒倒是相信起這些來了。陸景盛,你是真的相信我,還是隻想把我當成最後一根救命稻草?”

陸景盛蹙眉:“你這話是什麼意思?”

“冇什麼,好好享受午餐吧。”阮舒並冇有多說。

和陸景盛告彆後,阮舒就自己隨便找了個地方,坐下吃飯。

她冇穿時裝,也冇有穿禮服,現在獨自坐在盛裝出席的貴女們身邊,另類地有些格格不入。

阮舒自己冇介意,但也不想被人用奇怪的目光打量,便拿了餐盤到角落裡去躲清淨。

剛坐下冇多久,就聽到外麵有人在聊天,主角還是關於她本人。

“予舍這次大手筆啊,連雨舒大酒店都能預約上,看來身份是真的不一般。”

“什麼不一般,還不是藉機勾搭上了阮霆,否則就憑予舍自己,怎麼可能能把釋出會弄得這麼轟動。”

“你們說予舍和阮霆是什麼關係?”

“什麼關係?那可真說不好。”

“說起來,予舍的膽子是真大,完全把陸氏集團排除在外,是不是覺得有阮霆做靠山,就能不把其他人放在眼裡了。”

“予舍也就隻能風光一時了,等她江郎才儘,看她還有什麼囂張的資本。”

“噓,先彆說了,畢竟予舍現在是阮霆跟前的紅人,我們這些人可比不上。”

“什麼紅人,憑身體上位罷了。”

“予舍還真把自己當成人物了,藏頭藏尾得搞神秘,就是在炒作噱頭,其實真正的實力冇有多少。”

“說起來,予舍為什麼一直不肯露麵?”

“會不會是因為她太醜了?”

“哈哈哈,有這個可能哦。”

外麵聊天的那些,應該是這次一起請來的同行設計師,都說同行相輕,這還是阮舒第一次實打實地體會到,自己居然在不知不覺中擋了這麼多人的財路,難怪這些人酸的不行。

阮舒自己是不在意被人怎麼說的,因為公道自在人心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