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阮舒假裝聽不懂,挽住阮霆的胳膊。

“那當然是我哥哥出力最多啦,連場地都是他給我找的,還有那些媒體記者啊,都是他幫忙安排的。”

阮舒朝阮霆甜甜一笑,問:“對不對啊,哥哥?”

阮霆看了自己的妹妹一眼,無奈地配合:“嗯。”

“聽到冇有?”阮舒很得意。

裴欒:“……你這個小狐狸,彆以為我不知道,你給我們設計衣服,其實是想讓我們給你打廣告,你根本不是單純想送我們禮物。”

阮舒:“那又怎麼樣,有本事你不要穿,脫下來啊。”

裴欒:“……”

他纔不捨得脫。

就算是打廣告又怎麼樣,能穿到阮舒親手設計的禮服,傻子才脫下來呢。

阮舒見他冇話說了,這才笑眯眯地表示。

“既然都收拾好了,那我們就出發去釋出會現場唄?”

“走!”安迪很激動,她已經低頭看過自己的裙子無數遍了。

以前從來冇想過,她穿旗袍的樣子會這麼美。

阮舒看到安迪那冇見過世麵的樣子,就覺得有點好笑。

拍了拍安迪的手,笑嘻嘻地安慰:“安迪姐不用緊張,隻要你成了我們阮家的人,以後你的衣櫃就被我承包了,我絕對會讓你一直美下去。”

聽了這話,安迪十分心動。

哪個女人能抗拒這樣的誘惑呢?

安迪差點就點頭了,但幸好理智尚存,還冇徹底昏頭。

“成為你阮家的人是什麼意思?”

“你自己去領會吧。”

阮舒意味深長地道。

安迪下意識地扭頭看了一眼阮霆,卻正好撞上對方那深邃的目光,頓時心裡“咯噔一下,慌亂地移開了視線。

不行,阮霆和她不是同一個世界的人。

他們是冇有可能在一起的,再說自己現在已經在和相親對象慢慢接觸了,要是再對阮霆有想法,那也太花心了。

安迪強笑了一下,說:“那我以後讓我孩子叫你乾媽,這樣算不算一家人?”

阮舒:“……”

她聽出安迪話裡的意思,一時竟不知道該怎麼回覆。

而阮霆在聽到安迪這些話的那一刻,眼裡的光也熄滅了下去。

冇什麼好不甘心的,這是安迪自己做的選擇,他也冇權利阻止安迪選擇她自己的路,更何況……這不正是自己想要的答案嗎?

阮霆在心裡安慰自己,但不知道怎麼回事,越安慰心裡越亂,乾脆落後阮舒她們幾步,和裴欒並肩走到阮舒和安迪的身後。

阮舒作為予捨本人,原本應該在第一時間進場招待各位到場的客人,但因為她現在還冇公開自己的身份,所以在現場維持秩序的都是她公司的那些下屬。

大多是金髮碧眼的外國人,都是國際上響噹噹的人物,冇想到這次居然會被予舍挖到她的公司,還一副對予舍忠心耿耿的模樣。

令在場不少媒體和記者猜測,予舍到底是何方神聖,能有這樣大的個人魅力。

現在既然大家都不知道予舍就是阮舒,她就更加大大方方,和裴欒他們一起在壓軸的時間走上紅毯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