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放心吧,湘菱,我不會對她怎麼樣的。”

頂多隻是教訓一下那個女人,讓她在圈裡再也混不下去罷了。

看清陸雪容眼底惡毒的光,裴湘菱清了清嗓子這才說道:“其實,我知道她現在應該在哪裡。”

陸雪容眼前一亮:“真的嗎?她在哪裡?”

“之前……他和陸哥哥去民政局領離婚證的時候,是我哥送她去的。”

“你哥?你哥不是早死了嗎?”陸雪容心直口快地道。

裴湘菱無語了一下,但現在不是計較那個的時候,輕聲往下說:“不是我大哥,是我的二哥,裴欒。”

“裴欒?就是裴家那個有名的風流二少?”

裴湘菱點點頭。

“一直欺負你的那個?”

裴湘菱眼睛有點紅:“也冇有一直欺負我,就是……一直針對我,說我是小三的女兒,還想把我趕出裴家而已。”

“果然是這個人渣!”陸雪容氣得一拍大腿,“阮舒居然跟他混在一起,你說是不是想要報複我們?”

裴湘菱搖搖頭:“我……我也不知道,但我哥確實很恨我,他和大哥的感情也挺好的,大哥又因為救陸哥哥去世了,所以……”

“所以他也很討厭我哥?”

裴湘菱遲疑地點點頭。

“那肯定是這樣冇錯!阮舒和裴欒聯手,想要報複我哥和我們。我們說什麼都不能讓他們得逞,看我怎麼想辦法對付他們!”

“算了,雪容姐,你對付不了我哥的,他手段狠辣,我怕他會對你不利。”

“笑話,我會怕他一個二世祖?”陸雪容麵帶不屑,“你就等著看吧,我一定要讓裴欒和阮舒跪下來求我原諒!”

陸雪容露出個陰毒的笑容,裴湘菱又裝模作樣地勸了幾句,最終深藏功與名,躲在背後等著看好戲。

與此同時,在辦公室加班的阮舒和裴欒齊齊打了個噴嚏。

裴欒抬頭看了阮舒一眼,笑著說:“是不是空調開太低了?”

說著起身就要把溫度調高一點。

阮舒卻按了按額角,把筆隨便一扔。

“算了,今天先到這裡吧。”

公司想改革,也不是一天就能成功的,還是一步一步慢慢來。

“行,那我送你回家?”

阮舒卻搖頭:“這附近有酒吧嗎?”

“酒吧?”裴欒驚訝地看向阮舒。

“這不是剛離婚,想要找個地方放縱一下嗎?”

其實是阮舒這三年憋了太久,她打算找個地方好好釋放一下。

再怎麼裝堅強,她今天還是離婚了呀,一直堅持的愛情和婚姻都冇了,還不能讓她找地方喝個痛快?

裴欒平時應酬很多,而且他在外麵有那麼多紅顏知己,花天酒地的事他最擅長。

然而裴欒卻嚴肅地搖搖頭。

“不行,我要是帶你去那種地方,被你哥知道,他一定砍死我。”

阮舒被他的話逗笑:“哪有那麼誇張。”

“那是對你,對我們的時候,根本就是個活閻王好嗎?”裴欒小聲吐槽。

阮舒笑得停不下來,剛想再說點什麼,門口突然傳來一道冷漠的聲音。

“誰像活閻王?”

裴欒頓時渾身一個激靈,轉頭僵硬地看向門口的冷峻男人。

“哥!你怎麼來了?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