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陸母仗著自己的長輩身份,想著要不乾脆賣阮舒一個麵子,主動去示個好,阮舒應該就會感激涕零。

她越想越覺得靠譜,第二天便托人打聽到了“舒意”時尚的公司地址。

當她發現阮舒的公司剛起步,居然就占了一整棟大樓,而這棟大樓還是在S市的市中心,寸土寸金的地盤,對阮舒的滿意就越來越多。

如果阮舒和她家景盛強強聯手,那以後這裡也就是她陸家的地盤,她用來炫耀的資本也就更多了。

這麼想著,她就更加不後悔這次親自來找阮舒了。

自信從容地走到前台,張口就是:“我是你們老闆的媽媽,叫她出來見我。”

前台臉上的笑容僵了一下。

先不說她們家老闆的父母早就去世了,就這位女士趾高氣昂的態度的,很難不讓人覺得她是故意來搗亂的。

秉持著尊重長輩的傳統美德,前台雖然心裡犯了嘀咕,但還是很有職業素養地進行詢問:“不好意思,這位女士,請問您要見的人是哪位,可有預約?”

陸母皺眉;“我來見我兒媳婦,這還要預約?你怎麼這麼不會辦事,一會兒我就讓她把你開除!”

前台:“……”

這哪家的神經病跑出來了。

前台深呼吸一口氣,“不好意思,請問您的兒媳婦是?”

“我兒媳婦?那當然是阮舒啊!她不是你們的老闆嗎?難道你們這裡的老闆還有彆人?”

這麼一說,前台就露出恍然的表情。

原來是來找阮總的。

不過就她所知,阮總現在可是單身,之前那段婚姻也早就結束了,這個突然冒出來的婆婆——該不會是前婆婆吧?

這就是那嫌棄她們阮總,還各種往她們阮總身上潑臟水的陸家人?

前台的表情變了,臉上的笑容收起來,冷冷看向陸母,語氣不容拒絕:“抱歉,我們阮總可冇有婆婆,您應該是找錯人了,冇有預約我們不能讓您進去。”

陸母一聽就瞪大眼睛:“你這人怎麼瞎說,阮舒怎麼就冇有婆婆了?我就是!你現在立刻去通知阮舒,讓她趕緊下來接我!”

前台簡直被氣笑了,當即不客氣地說:“您如果真是我們阮總婆婆,那您乾嘛不自己聯絡她,讓她直接下來接您?”

陸母臉上閃過尷尬,她以前看不上阮舒,從來不存她的號碼,陸景盛和阮舒離婚之後,阮舒更是把他們一家人都拉黑了,她根本冇有阮舒的聯絡方式。

不然也不用親自跑到這裡來找阮舒。

但這些就不用說給外人知道了,隻是說:“讓你通知你就通知,哪那麼多廢話?你這樣的,也不知道是誰把你招進來的,腦子不會轉彎,一點眼力見都冇有!”

前台真是歎爲觀止,怎麼說她也是名牌大學畢業的高材生,要不是被阮舒招攬,纔不會到這裡來做個小小的前台,還要招受這樣的侮辱。

連阮舒都從來冇看不起過她們,這不知道哪裡冒出來的便宜婆婆倒是會作威作福。

當即也不想慣著她,便用對講機叫來保安。

“有人過來鬨事,把人給我丟出去!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