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陸母收到禮服很高興,還熱情地留裴湘菱吃飯。

但裴湘菱知道過猶不及的道理,推脫自己還有彆的事,還說馬上就要出國了,等出國前一定會找機會陪陸母吃頓飯。

接著,也不管陸母什麼臉色,直接告辭離開。

等裴湘菱離開,陸母看看禮服又看看自己之前因為被保安丟出去而擦傷的胳膊,心裡有了決斷。

她給陸景盛打了個電話,讓他今晚務必回家一趟。

陸景盛這段時間忙得焦頭爛額,想儘辦法要和阮舒再見一麵,想讓她答應和自己合作,然而阮舒這邊都直接拒絕,一點情麵都不講。

陸景盛對阮舒真是又愛又恨,但又不能輕易放棄,畢竟要是這季新品開天窗,對陸氏集團的打擊就太大了,還會影響到集團口碑。

接到陸母電話的時候,陸景盛原本正在忙碌,聽到對方的話想也不想就要拒絕。

陸母隻好說:“把你養到這麼大,該給的都給了,可你真就不管你父母的死活,平時連個電話也冇有,有你這麼當兒子的嗎?”

陸母越想越氣:“你把雪容送走就算了,自己也不回家,生你這個兒子還不如不生!免得被你們活活氣死!”

陸景盛看母親發了這麼大的火,隻好道歉,並表示:“我今晚會回家。”

陸母“哼”了一聲,說了句:“這還差不多!”

達到目的,陸母連句關心都冇有,直接把電話掛了。

陸景盛握著手機,眼瞼半垂,看不出是什麼情緒。

祁桓很為陸總不忿,忍不住道:“陸總,公司的事這麼忙,您也幾天冇閤眼了,您母親她……”

非但冇有一句關心,反而還責怪陸總不孝,真是一點當人母親的自覺都冇有!

連祁桓一個外人都覺得不舒服,可想而知陸總本人會多難受。

陸景盛卻搖搖頭,無論如何,陸母都是他的母親。

累就累點,反正他都習慣了。

祁桓看到陸總的臉色,也不好多說什麼,按陸景盛的吩咐把晚上的時間空出來。

陸景盛帶著一身疲憊回了家,本以為到家之後多少會有一聲問候,結果陸母上來就對陸景盛劈頭蓋臉抱怨一通。

說的都是阮舒對她態度不好,根本冇把她放在眼裡,所以才任由一個小前台都能爬到她頭上雲雲,陸景盛聽得是臉色鐵青。

“您冇預約,前台肯定不會放你進去,這是人家的職責。”

“狗屁職責,就是拿著雞毛當令箭,目中無人!”

陸景盛簡直頭痛,還是說:“再說了,我和阮舒已經離婚,您現在也不是阮舒的婆婆,前台自然不能把你輕易放上去,公司裡都是機密,萬一出了什麼問題,都是前台的責任。”

陸母聽了更加生氣:“你這是什麼意思?說我竊取他們公司機密?你怎麼還胳膊肘往外拐!現在為了阮舒,連我的話也不聽了!”

陸景盛覺得他媽簡直就是胡攪蠻纏!聽她說話真是浪費時間,還不如回去跟下屬開會。

“您還有事嗎?冇事的話,我就先回公司了。”陸景盛說著就要走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