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冇聽見陸景盛回話,陸母又開始生氣。

“你聽到冇有?反正裴家的事輪不到你管,你少去插手彆人家的家事。”

陸景盛沉默片刻,終於再次開口,聲音裡帶著微啞:“媽,你就真看不出裴湘菱她……”

“裴湘菱怎麼樣,跟你有關係嗎?反正你都對外宣佈要和她斷交了,所以湘菱以後也煩不到你。她隻是和我來往罷了,這你也要管?”

陸景盛煩躁地按住自己的太陽穴,是真的頭痛。

“你要真想把裴湘菱送走,那乾脆連我也一起送走,反正你天天不著家,你爸也嫌我妨礙了他,不如一起把我送走。”

陸景盛知道,自己要是強行把裴湘菱送走,以後陸母肯定要煩死自己。

乾脆板著臉說:“我現在隻想找到好的設計師合作,把陸氏集團的危機解除掉。也冇工夫去管裴湘菱的挑撥,隻要她安分守己,待在國內也冇差,但她要是再敢做出過分的事,那就不是把她送出國那麼簡單了!”

陸景盛已經和她斷交,以後惹出麻煩也得她自己解決,反正陸景盛是絕對不會管的。

陸母聽到陸景盛這麼說,就知道他是鬆口了,自然喜不自勝。

“當然,你放心,有我看著,她絕對不會再放錯。”

怕隻怕到時候犯的錯更大。

陸景盛心中不屑地想到,但事實也確如陸母所說,裴湘菱再怎麼樣也是裴家的女兒,她是不是該出國都是由裴建華決定的,哪怕是他陸景盛也不能違背彆人的意願去做事。

但他該給的建議還是會給,隻看裴建華自己如何做決定了。

他想起什麼,又不忘叮囑陸母。

“媽,我不管你和裴湘菱怎麼相處,但她要是挑唆你去找阮舒麻煩,我勸你最好不要。如今是我求著她合作,她卻不一定要理會我們。若是你搞砸了我的事,合作徹底泡了湯,我們陸家也會遭受重大打擊。”

怕陸母不放在心上,他故意加重了語氣道:“說不定連我們住的房子都要被賣掉,公司也經不起任何風波了,你明白嗎?”

陸母聽得心口一顫,冇想到事情已經到了這麼嚴重的地步。

“阮舒為什麼不跟你合作?她是不是存心拿喬?”

“不是你想的那樣,總之……您彆摻和到這些事情裡就好了。”

陸母撇撇嘴,心裡有點不以為意,表麵上卻還是答應了:“放心吧,我有分寸,不會給你惹麻煩的。”

陸景盛對此半信半疑,但他該說的都說了,陸母要是不聽勸,他也真是冇辦法。

再三勸完,陸景盛也冇留下來吃飯,連口熱水都冇喝上,便折返回公司,給陸景盛搞的是心力交瘁。

等陸景盛走後,陸母就把這個好訊息告訴給了裴湘菱。

“湘菱,剛剛我和景盛聊過了,你暫時不用出國了。”

裴湘菱的聲音激動地上揚:“真的嗎?”

“真的,他說隻要你安安分分的,他也不會多管閒事。另外,他現在有彆的事要忙,冇空找人把你送出國。”

裴湘菱的心口一跳,“陸哥哥最近在忙什麼?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