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阮舒卻眼睛發亮,快步跑到阮霆身邊,開心地抱住了他一條胳膊。

阮霆低頭看向自己的寶貝妹妹,那雙冷漠的眼底添上寵溺和柔情。

“來接你下班,你纔剛回來,不要太辛苦了。”

阮舒笑著點點頭,心裡暖洋洋的。

以前在陸家,纔沒有人關心她會不會太累太辛苦,更不會有人這麼關心她。

果然,還是在家人身邊纔是最幸福的。

“哥,我想去酒吧玩一會兒。”

阮霆皺眉:“酒吧太亂,想喝酒我可以讓人給你送酒來,一定都是你愛喝的。”

旁邊的裴欒暗暗吐槽,這個妹控!

不知道是不是讀懂了他的吐槽,阮霆眼神又一次從裴欒身上掃過。

裴欒頓時露出苦笑:“大少爺,真不是我提出帶她去酒吧的,我是無辜的。”

“你無辜?”阮霆冷哼。

裴欒頭皮發麻,“我道歉,剛纔是我說錯話了,你就大人有大量彆跟我計較行嗎?”

阮霆終於收回眼神,阮舒偷笑著抱緊哥哥的胳膊。

“哥,可是在家裡喝酒冇氣氛,我就想去酒吧玩一玩,放鬆下心情嘛。”

阮霆低頭,深深地看進自己妹妹眼裡。

阮舒眨巴眨巴眼睛,露出好看的笑。

阮霆果然妥協:“行,那我陪你去。”

“啊?哥哥也要去嗎?”

裴欒湊過來:“你不是最討厭那種地方嗎?”

阮霆瞪了裴欒一眼,下達指令:“你也去。”

裴欒:“……行行,我真是欠了你們阮家的。走吧,我帶你們兄妹去個清吧,是我兄弟開的,不會太吵,應該會符合大少爺你的標準。”

阮霆很滿意地點點頭,應了一聲“嗯”。

阮舒在旁邊看著他們鬥嘴,笑得停不下來。

然後,笑著笑著,她的眼眶就濕潤了。

太久冇有這種被人寵著的感覺,陸家人的惡毒以及陸景盛對她的漠視,多少讓她變得不那麼自信,甚至還有點懷疑自己。

阮霆和裴欒都發現阮舒抬手擦眼眶的動作,彼此對視一眼,一切儘在不言中。

裴欒領著人去了“純色”。

“純色”是S市新出的清吧,在上流社會很是流行。

酒吧的佈置也與彆處不同,至少環境清幽,不同於其他酒吧的喧鬨繁雜。

阮霆起先眉頭還緊鎖著,但看到內部的環境,眉宇間的褶皺便消下去不少。

從這環境來看,至少不讓他討厭。

“酒吧老闆剛從國外留學回來,是我小時候的鄰居,為人很仗義,一會兒進去我把他介紹給你們認識。”

裴欒還在給阮舒兄妹倆介紹這家酒吧的由來。

“我這鄰居長得還挺帥的,也特彆有自己的想法,他家裡就是賣酒的,然而他去不想去繼承家業,隻喜歡搞他自己喜歡的東西,這家酒吧也是因此被他折騰起來的。”

“但他這人打小就聰明,開酒吧也和彆人不同,回國冇三個月,就把這裡弄得有聲有色的,每天客流量不小,招待的還都是有錢人家的小姐少爺,活得比我都滋潤。”

裴欒語氣裡滿是豔羨,阮舒聽了忍不住覺得好笑。

“行了,彆說那麼多,快帶我們去喝酒。”

“好勒,二位這邊請。”

裴欒刻意拉長聲音,學起店小二的腔調,把阮霆和阮舒都逗笑了。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