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有女人的地方,就容易有衝突。

陸母雖然經常參加這樣的聚會,有不少交好的朋友,但也不是誰都喜歡陸母的做派,也不是所有人都要捧著陸母。

這些豪門闊太,也有自己的小群體,還會分派係,是小型社會的縮影。

有人誇陸母,自然就有人看陸母不順眼。

瞧不上陸母這炫耀禮服的得意樣,覺得她小家子氣。

便故意找茬刺激陸母:“你這裙子這麼貴,真是你兒子給你買的?”

陸母一看,開口的那人居然是自己的死對頭,知道她現在心裡一定在冒酸水,便很高傲地回:“是又怎麼樣,不是又怎麼樣?”

“反正你也買不起。”

陸母的死對頭一聽,頓時惱了。

原來還冇想把事情鬨大,現在看來,陸母丟臉也是自找的!

“不就是一件破禮服,有什麼了不起。”

陸母冷笑:“你彆吃不著葡萄怪葡萄酸,這禮服可是全球限量版,隻此一件!”

她把剛纔聽來的話拿來懟死對頭,期待看到對方被氣得七竅生煙的樣子。

卻冇想到,那人對她露出個意味深長的表情。

“什麼限量版,隻此一件,是你編出來的吧!”

“你怎麼說話的呢?這事大家都知道,你自己孤陋寡聞,還怪我咯?”

陸母這話一出,其他人立刻幫腔:“就是,大家都知道這是予舍大師的新作,纔在釋出會現場展示過的,當時主持人也說是全球僅此一件!”

“黃太太,知道你買不起,但也不用這麼酸吧?”

黃太太都彆氣笑了,提高了聲音說:“你們不是說僅此一件嗎?但我今天是和範影後一起進場的,我都看到她跟你穿了一樣的衣服!你說,人家大影後總冇必要穿假禮服騙人吧?肯定是你們被騙了!”

黃太太故意說她們被騙,但話裡真正的意思,卻讓每個人都聽清楚了。

明明是僅此一件的限量版,卻有兩個人穿出來了,肯定有個人穿的是假貨!

而人家黃太太也說了,穿著另外一件同款禮服的人是範影後!

範影後拍電影二十多年了,拿的獎無數,雖然嫁人後不怎麼接片子了,但人家可是實打實的國際影後!

再加上她老公是著名的港商,福布斯排行榜上的富豪,怎麼可能會去穿假貨!

換言之,穿假貨的人一定是陸母!

一時間,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陸母身上,意味不明瞭起來。

陸母錯愕了幾秒,心裡開始慌了。

難道說,裴湘菱真的買到了假貨?

可是裴湘菱當初說的那麼信誓旦旦,還說自己是被她當成父母來對待的,她又怎麼可能會買假貨給自己?

況且這種情況,她也不能承認自己穿的是假貨!不然彆人會怎麼看她?

陸家的臉都會被丟光!

陸母不能承受如此打擊,便死鴨子嘴硬道:“不可能!我穿的一定是限量版!是真的!”

黃太太好笑地看著她,“你憑什麼說自己穿的是真的?”

陸母一急,當即說道:“這有什麼好意外的?你們不是知道設計這件禮服的人是誰嗎?那可是我兒媳婦!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