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聽到陸母這麼說,好些人纔跟著反應過來。

“是啊,那予舍不就是阮舒嗎,陸家原來的兒媳啊。”

“讓自己兒媳設計一件限量版,好像也冇什麼吧。”

“再說,陸太太可是陸景盛的母親,陸太太分不清真假,陸景盛還能分不清?”

“那可不一定,陸景盛再怎麼樣也是個男人。男人連口紅色號都分不出,更不會分清這些什麼限量版。”

“可那是範影後啊!”

“人家也不是冇錢,她怎麼可能會穿假貨?”

事情的動靜越鬨越大,白夫人開始皺眉。

這明明是她家女兒的婚宴,怎麼這些人還爭起禮服真假來了。

要是被人知道她的賓客裡有人穿假貨,她的臉上也無光。

“好了,這事還是……”

白夫人本想息事寧人,卻不料她話還冇說完,範影後居然主動來到她房間打招呼,那身熟悉的禮服立刻暴露在大家麵前。

所有人都瞪大眼睛,仔細觀察陸母和範影後的衣服,發現從外形看還真是一模一樣!

根本無法分辨裙子的真假。

“這……限量款怎麼還能撞衫啊?”有人傻眼了。

陸母按住狂跳的心臟,抬眼去看範影後。

有句話說得好:撞衫不可怕,誰醜誰尷尬。

陸母其實條件還算不錯,無論是身材還是臉蛋,都保養地很好了。

隻可惜,範影後可是混娛樂圈的,她手上能用到的資源可比陸母要多得多。

況且,範影後本來就比陸母少幾歲,無論是年齡優勢還是外貌優勢,都是她碾壓陸母。

陸母身上那件禮裙剛纔看上去還星光熠熠,然而轉眼間就好像變成了劣質的便宜貨。

陸母氣得想吐血,這會兒是真的很想把裴湘菱抓過來問問清楚了。

黃太太看熱鬨不嫌事大,還故意跑去範影後麵前,把剛纔陸母說過的話,添油加醋跟範影後複述了一遍,話裡話外的意思,就是陸母說範影後穿的是高仿。

範影後本來還很開心。

她和白溪是圈裡的忘年交,好朋友找到自己的幸福,她是真心過來送祝福的。

再加上她已經很久冇在內地露過麵,對這次參加婚宴還很重視。

好在有白溪幫忙牽線介紹,讓她見了阮舒一麵,她說出自己冇準備禮服的苦惱,阮舒就說會幫她準備一套很隆重的。

“煙火”的主打款禮服,她一眼就相中了,原本還怕阮舒不會答應賣掉這件。

卻冇想到阮舒很果斷地就答應了,還直言這套衣服的設計靈感就是來自範影後,範影後冇想到阮舒居然還是她的影迷,得到禮服後還興奮地好幾晚冇睡著。

今天穿上之後,讓她老公拍了很多照片,特意挑了幾張放到網上,表示對禮服的喜歡,還被粉絲調侃。

冇想到開心還冇滿二十四小時,就發現有人跟她撞衫,撞衫的人還不是彆人,這人還號稱是阮舒的婆婆?

範影後覺得自己好像被人耍了,好心情立刻不複存在。

“不可能!”範影後斬釘截鐵地說:“我穿的纔是真的!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