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兩人各自堅持自己穿的纔是真的,旁邊人已經從驚豔變成了看她們的笑話。

一個陸景盛的母親,一個是老牌影後。

兩人的身份都不一般,大家都在瘋狂猜測,到底是誰在說謊。

陸母還在嘴硬:“怎麼不可能,誰知道你這件禮服是怎麼來的,說不定就是偷偷做的高仿!”

範影後對陸母簡直無語,原本還顧忌著給陸母留點麵子,還想說去找阮舒問問看情況,是不是真的做了兩件,如果是誤會的話再及時澄清。

雖然說,自己穿的不是僅此一件的限量款,但看在裙子好看的份上,她也不會計較太多,就是心情會很不好罷了。

但看陸母這咄咄逼人的態度,她也不想自己吃虧。

“我穿的是高仿?你怎麼不說你穿的是高仿?我這件可是阮舒親自送來給我的,你的呢,也是阮舒親自送你的?”

陸母一時說不出話來,她連阮舒的臉都冇見著,阮舒怎麼可能會把衣服送她。

陸母已經開始懷疑自己穿的是假貨了,但是當著這麼多人的麵,她實在不好意思承認,心裡已經快把裴湘菱給罵死了。

黃太太看她們爭論不休,乾脆提議道:“我聽說阮舒今天也來了現場,不如這樣,我們現在去找她問個清楚,不就明白了嗎?也免得有些人在事後狡辯,還把臟水潑到彆人頭上。”

黃太太意有所指,好多人都在偷笑。

陸母的臉白了又綠,表情變幻得讓人直笑。

範影後也反應過來了,當即問道:“阮舒現在人在哪?我這就去找她問清楚!”

說完,範影後便跑了出去,其他人見狀,連忙要跟過去看熱鬨。

陸母在原地猶豫半晌,咬了咬牙,也還是跟了出去。

就在範影後和陸母急著找阮舒求證的時候,阮舒和裴欒在吃東西的餐桌一角,終於被找來的陸景盛給堵住了。

“怎麼又是你?”阮舒無奈地皺眉。

這人怎麼還陰魂不散了,不止在她公司,還有小公寓那邊,經常出現,就為了要和阮舒談一談合作的事。

阮舒都不知道,他為什麼會這麼執著。

明明已經重複過無數遍,她不會再跟陸氏集團合作了,不是嗎?

陸景盛已經發現阮舒好一會兒了,他看到裴欒給阮舒盤子裡夾了很多東西,有她愛吃的,也有她不愛吃的,她發現阮舒原本是想把那些不喜歡的東西都夾出去,也不知道裴欒在阮舒耳邊說了什麼,阮舒猶豫片刻,居然還是收下了。

他看到阮舒和裴欒兩人親近地說著話,兩人還有說有笑的,裴欒看著阮舒的眼神,帶著寵溺和依戀,根本不是看朋友和妹妹的眼神。

陸景盛心裡一空,想也冇想就衝了過去,攔住了阮舒離開的腳步。

他也看得很清楚,明明阮舒和裴欒說話的時候,眼睛裡還帶著笑意,但在麵對自己的時候,無論是臉上還是眼裡的笑意全都收斂乾淨,甚至還帶上了冷意。

陸景盛隻覺得心裡也是冷的,有些失落地開口:“我想和你談談。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