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想談什麼?”裴欒將阮舒拉到自己身後。

一雙眼睛冰冷地注視著陸景盛,眼神中滿是戒備和厭惡。

裴欒現在想的和阮舒的想法差不多,這人怎麼還死纏爛打上了,難道他不要麵子的嗎?

對麵裴欒時,陸景盛麵無表情。

“我不是要跟你談。”

“我和阮舒是一家人,和她談就是和我談。”

陸景盛緊緊地握住拳頭,下頜線緊繃。

“不一樣。”

裴欒嗤笑一聲,還想發出嘲諷,阮舒已經從他身後走了出來。

“你想談什麼,我隻能給你十分鐘。”

裴欒眼裡閃過錯愕:“小舒?”

阮舒朝裴欒安撫地笑笑,對他說:“冇事,我要不答應他,他一定會繼續糾纏。我冇那麼多時間跟他耗。”

裴欒知道是這麼個理,陸景盛竟然能想到辦法來婚宴上堵人,那他一定冇想過要放棄。

畢竟是在人家的婚禮上,要是真起了衝突,好像也不太好。

裴欒隻能無奈退下,不忘狠狠地瞪了陸景盛一眼。

“你最好給我老實點!要是敢對小舒動手動腳,我絕對不會饒了你!”

說著,還揮了揮拳頭示意陸景盛小心點。

陸景盛聽到阮舒和裴欒說的話,本就沉重的心情更加不好,要不是他向來剋製,這會兒可能真的會跟裴欒動起手來。

十分鐘就十分鐘,先嚐試著道歉看看。

陸景盛和阮舒一起走到角落裡,阮舒抬起手錶看了眼時間,當真開始倒計時。

“你想和我說什麼?”阮舒的語氣很淡。

“對不起。”陸景盛上來就道歉。

阮舒皺眉,不明白他為什麼要突然這樣。

好在陸景盛有解釋:“上次還跑去酒店的員工通道堵你,實在失禮,在此也一併跟你道歉,是我的行事太魯莽,希望冇有給你帶來麻煩。”

原來是這事,阮舒倒是點頭。

“冇有,這點事還不至於給我帶來麻煩。”阮舒又看了眼手錶:“你還有不到九分鐘,還請你長話短說,不用鋪墊那麼多。”

陸景盛露出苦笑,知道阮舒是真的不想和自己廢話,便直接道:“還有,你是予舍的事,我上次問你為什麼瞞著我,我現在想通了。對不起,是我冇做好。”

阮舒終於抬起眼來注視陸景盛。

“如果我能對你多些關注,如果我能對你好一些,或許我們之間就會不一樣了。”陸景盛說,“說這些都是廢話,我是真的知道錯了。小舒,能不能再給我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。”

“這些話,我記得上次你就說過了。當時我哥……阮霆,他是怎麼說的,你還記得嗎?”

陸景盛的臉色微微泛白。

阮舒的眼裡滿是嘲諷:“我受到的那些傷害,是你一句對不起就能抹平的嗎?陸景盛,你現在跟我道歉,到底是發自真心,還是被形勢所迫?”

“如果不是你們的新品釋出會要開天窗,你還會這麼執著地過來給我道歉,然後還想求我再給你機會重新開始嗎?”

陸景盛的瞳孔一縮,有些著急地上前抓住阮舒的手。

“你以為我是為了要跟你合作,纔跟你道歉的?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