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陸景盛一把將裴湘菱的手甩開。

“用不著。你管好你自己就行,我的事不用你管。”

裴湘菱慌了:“陸哥哥!我能找到設計師的,一定會比阮舒還優秀,她既然不肯跟你合作,你又何必總是上趕著找她!”

她是真的害怕,怕出了這個門,陸景盛就要叫人送她出國。

所以無論如何,都想幫陸景盛一個忙,隻要她找來的設計師足夠優秀,隻要陸景盛還需要自己,那陸景盛就不可能跟自己分離。

阮舒她不就是這樣拿捏住陸景盛的軟肋的嗎?

反正她纔不信,陸哥哥真的能看上阮舒,想要跟她求複合。

陸夫人這個位置,隻能屬於她!

陸景盛淡淡地瞥了裴湘菱一眼,當即話也不想說了,直接拽住她的胳膊,要把她拽出陸家大門。

她把阮舒的能力想得太簡單了,就看今天婚禮上,白家人對那些衣服讚不絕口的模樣,就能看出阮舒的實力到底有多強。

那麼多人,各自有各自的穿衣風格和習慣,阮舒居然在短時間內就給他們的著裝做了設計,無限貼合他們的性格,讓所有人都無可挑剔。

一場婚禮下來,居然連半個疏漏都冇有,足以說明阮舒的可怕。

阮舒在設計圈的影響力是很大的,她放話說不跟陸家合作,那那些很有名的設計師都會給她一些麵子,不會輕易和陸景盛合作。

裴湘菱卻大言不慚地說要幫他找跟阮舒一樣厲害,不是,要比阮舒更強的設計師來救場,簡直就像是個天真的笑話。

他雖然冇說,但情緒都擺在臉上,裴湘菱很快就猜中了他的心思。

當即道:“彆小看我,我一定能找得到!”

陸景盛冷笑:“那就等你找到了那人再來找我。”

現在,就請你直接離開!

陸景盛將人扔到門口,表情冷漠而不留情麵。

裴湘菱死死咬住下唇,纔沒讓自己的哭聲泄露出來。

她看著轉身就要走的陸景盛,突然憋不住了,大聲質問道:“陸景盛,你到底把我當成什麼人?真就這麼不願意看到我嗎?”

陸景盛回過身來,冷冷地掃了她一眼。

“我曾經把你當親妹妹,可現在發現,你根本不值得。”

“就當我看錯了你,以後彆來了,好自為之吧。”

這次真的走了,冇有半點留戀。

裴湘菱的眼淚不住下落,她哭得極為淒慘,怎麼都冇想到陸景盛會這麼絕情。

她不甘心地在陸家門口又站了一會兒,最後實在抵不住身上的疲憊,轉身打了輛車離開。

沒關係,隻要她能幫得上忙,隻要她能找到比阮舒更厲害的設計師,隻要能解決陸氏集團如今的問題,她就一定能重新回到陸景盛身邊!

這麼想著,裴湘菱麵目有些猙獰,拿起手機給私人偵探打電話。

“喂,幫我找個人。”

私人偵探:“我不免費。”

“明白,錢過兩天就給你打過來。”

私人偵探應了一聲,又問:“這次又要找誰?”

裴湘菱的唇角微微上揚:“幫我找找看,阮舒都還有多少對家準備把她給弄下馬?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