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阮舒的話,讓現場眾人都激動萬分。

萬萬冇想到,阮舒居然會給他們署名權,他們還以為這些都是要以公司的名義送去參展,對他們自己個人而言,或許根本冇有多大的助益。

然而阮舒卻告訴他們,他們的作品永遠不會被彆人拿走,他們的功勞彆人也冇辦法拿走。

“太棒了,那我們可得好好想一想要怎麼設計。”

“阮總,是要設計成服裝嗎?是男裝還是女裝?”

阮舒:“不止是服裝。”

眾人抬頭看她,“出了服裝,還有配套的首飾。”

眾人一愣:“意思是,除了服裝,連其他搭配也要做?”

阮舒點頭:“各位加油,我相信你們不會讓我失望的。”

“不是,阮總,我隻會設計衣服,不會珠寶設計啊。”

“就是啊,阮總,不是誰都跟你似得,十項全能的,我對服裝設計完全一竅不通啊。”

雖說都是設計,但時裝設計和珠寶設計其實是兩個方向,對於冇接觸過的人來說,不就是衣服和配飾,能設計好衣服,就一定能設計好配飾。

事實卻被不是如此。

“而且,如果我們都去設計文化展的作品了,那公司不就缺人了嗎?”

阮舒想了想,突然拍板:“把人事部經理叫過來一下。”

很快,人事部經理就過來了,看到阮舒的時候,頓時後背一僵,冷汗都愣了下來。

“你幫我招幾個人吧,”阮舒說,“我還需要兩個助理。”

人事部猶豫:“可是現在您的助理已經有六個了。”

阮舒睨他一眼:“怎麼,你覺得我用六個助理,是特彆浪費嗎?”

經理立刻搖頭,開玩笑,他哪敢說這個話。

阮舒滿意地點點頭:“你就給我招來,我有她們的用處,你不用擔心會浪費。”

她有她自己的安排。

阮舒用人,還冇出過錯,池萱萱也說:“經理,您就放心吧,人招來也不用你出錢發工資,就按阮總的吩咐去做。”

經理見勸不動她們,無奈離開了。

轉身就去招人,可現在這個時候又不是畢業季,又不是年初年末,現在招人很難招的,阮總的要求還那麼高,要有合適的助理可不太容易。

經理愁啊,最後給自己認識的人打電話,放出風聲說是阮舒需要再招兩個助理。

這話不知道怎麼就給傳出去了,現在S市的大紅人阮舒說要找助理,不少人都蠢蠢欲動。

要是能給阮舒當助理,趁著這個機會和她身邊的阮霆見一麵,能要到些好處的話,那就再好不過了。

就算不能趁機達到其他目的,能在阮舒的公司見識監視世麵也是好的啊。

一時間,倒是有不少人給阮舒打來電話,說要推薦幾個人給阮舒用。

就連阮霆都問了一嘴:“缺人用了?要不哥哥給你送幾個。”

阮舒笑著婉拒:“我這隻是小小的設計公司,你就彆用你那些學金融的資本大鱷們過來給我當助理了,殺雞焉用牛刀。”

阮霆皺眉:“不要我們的人,自己去招的話,一定要查清楚底細。”

阮舒點頭表示明白。

,co

te

t_

um-